菜单

出逃官员展现出品级由高向低、部门由,必要转接为进一层打击互连网蜚言的切实可行行动

2020年2月17日 - 企业文化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数据显示

新华社北京8月20日电题:坚决铲除网络谣言滋生的土壤

五年来最高检会同有关部门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6220人

公安部20日通报,北京公安机关打掉一个在网上蓄意造谣传谣、扰乱网络秩序、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的网络推手公司,不乏粉丝和追随者的网络红人“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因涉嫌犯罪被依法刑拘。这一案例再次警示,网络社会不是无法无天之地,任何人在网络上违法犯罪,都将付出法律代价。

追缴赃款赃物计553亿元

网络社会虽是虚拟空间,但一样有其现实属性,是针对不特定人群的公共场所,在很大程度上对现实社会造成直接影响。微博、微信出现之后,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快,人们获得信息更快捷,辨识谣言的难度也随之增加,导致谣言的危害性和破坏力也成几何级数增加。“蛆橘”谣言让全国柑橘严重滞销,京温商城女青年“离奇”死亡谣言引发群体性事件,都是教训深刻的明例。

闽南网8月27日讯
6月以来,广东、湖北、湖南3名官员离奇“失踪”,引发了社会对“官跑跑”现象的关注。记者调查发现,出逃官员呈现出级别由高向低、部门由“热”向“冷”发展的特点。层层关卡没拦住“官跑跑”,折射出我国的职务犯罪预警机制、官员出入境管理机制存在盲点。

网络谣言始于其制造者,扩散于其传播者。分析造谣者的动机,或为吸引眼球博名出位、敲诈勒索非法获利,或蓄意制造社会恐慌、唯恐天下不乱,或发泄个人仇隙、恶意贬损他人名誉。而传谣者往往怀着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或不知所谓的糊涂心态,将这些谣言进一步扩散,加大了谣言被误信为真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起了更加恶劣的作用。

涉经济问题

打击网络谣言是民心所向、民意所指。各种网络谣言的滋生、扩散,不仅损害了公民权益,引发公众恐慌,甚至破坏家庭、诱发犯罪,败坏社会风气,扰乱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有些谣言可谓是“妖言惑众”,具有极强的隐蔽性、攻击性、宣泄性、诱惑性,已成网络公害和社会毒瘤。如果听任谣言在网络社会肆意泛滥,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现实社会中的受害者。人民群众的强烈反映和迫切呼声,需要转化为进一步打击网络谣言的现实行动,下猛药、出重拳,切实净化网络环境、保护群众利益。

三官员外逃

打击网络谣言是依法治国的要义所在。法治的阳光应当照进网络社会,让造谣传谣者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让更多人认识到此乃法律禁区;让公民或组织受到谣言侵害时,能拿起有利的法律武器捍卫权益。因此,有必要在现有法律法规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调查研究,建立完善相关法规和监管制度,特别是实现互联网相关法律与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等更紧密的衔接,提高造谣传谣者的违法违规成本,以法律的权威去约束虚拟世界。

广州市花都区政协主席王雁威,有涉嫌收受巨额贿赂问题,自今年6月他请假治病后,至今仍处于“失踪”状态;湖南省醴陵市王仙镇财政所前所长邓元华已“失踪”超50天,涉嫌携款潜逃;湖北省公安县农业局原副局长兼畜牧兽医局原局长蔡道明,在被发现可能存在重大经济问题后,已“失踪”2个多月。

打击网络谣言是建立在广泛共识基础上的社会系统工程。我国法律尊重和保护公民个人的言论自由,但每一位理性公民都应认识到,没有无边界的自由,任何言行都不能超越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广大网民在享受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同时,也应提升自身素养,强化责任担当,抵制网络谣言,维护舆论环境,让网络谣言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新华社记者邹伟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表示,官员失踪或外逃情形主要有四种:一是因欠巨额债务无法偿还、感情纠纷等原因脱岗外出躲避;二是因挪用公款无法偿还等违法犯罪行为败露而畏罪潜逃;三是分管负责财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携款潜逃;四是贪官畏罪外逃,或因其他原因叛逃。

“冷衙门”

成了“热衙门”

中山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的一项调研发现,如今公共卫生、园林绿化、环保等部门可以支配大量的资源和资金,从“冷衙门”变成了“热衙门”,这也为滋生腐败提供了温床。

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说,近两年养老金、保障房、三农资金管理等与民生相关的政府部门官员外逃数量呈上升态势。外逃官员的级别也从高向低蔓延。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认为,与高层官员相比,地方基层干部出入境管控相对宽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