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工程院在其网站公布了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名单,与我国把贿赂仅仅限于财物的做法不同

2020年2月17日 - 主页

在当前的行贿受贿现象中,“权色交易”成了与“权钱交易”并列的一种重要权力交易形式。但颇为遗憾的是,法律只规定了对“权钱交易”的惩罚,而对“权色交易”却听之任之。这种只用一条腿走路的方式,使得“权色交易”有恃无恐,极大泛滥而不能受到应有的惩处,以至于引起人们对法律正义的怀疑。尤其是,日前备受关注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因有“性贿赂”情节而检方未对其提出指控,再度引发各界对“性贿赂”入刑话题的热议。

中国工程院1日宣布,2013年院士增选第一轮评审工作结束,从560位有效候选人中产生了173位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候选人。工程院在其网站公布了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名单,并表示欢迎社会各界监督。投诉受理截止日期为7月31日,匿名投诉原则上不予受理。

工程院在其网站公布了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名单,与我国把贿赂仅仅限于财物的做法不同。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和第三百八十九条,对受贿罪和行贿罪的界定,仅仅限于收受和给予财物行为,而对“权色交易”、“权权交易”等收受、给予财物外的其他污染和亵渎权力的行为并不进行处置,显然是对以其他形式亵渎权力行为的放纵,是非常不妥的。

据记者统计,候选人名单的173人中,来自高校及科研院所的人员占据多数。此外,71岁的原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65岁的国务院学位办主任、原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等榜上有名。而之前曾进入第一轮候选人名单的多位企业高管已有相当一部分落选。比如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易小刚、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束国刚、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晓鲁等,在最新名单上都已经没了踪影。

与我国把贿赂仅仅限于财物的做法不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对涉及贿赂罪行的相关界定是,贿赂特征在于提供不正当好处。这里提到的“不正当好处”,意味着包括财产性贿赂和“性贿赂”等非物质利益贿赂。用“好处”取代“财物”,就会使任何形式的权力交易都能受到有效禁止和追究,而不会像当前的刑法这样眼睁睁地对“性贿赂”无奈。所以,为最大限度地保持公权力的纯洁性,特别是为改变当前这种“性贿赂”猖獗而不能有效进行抑制的权力滥用局面,有必要参照反腐公约的规定,对刑法相关条款进行修改。

据了解,工程院增选每两年举行一次。今年增选名额不超过60名。被提名候选人的年龄原则上不得超过70周岁。增选结果预计今年年底出炉。新华

而且,与性交易合法化的一些国家不同,我国不承认性交易的合法性,并一直致力于铲除“钱色交易”,政府也一贯用铁拳进行扫黄打非。无可否认的是,相对于卖淫嫖娼这种用当事者自己的钱财所发生的“钱色交易”,“权色交易”则由于滥用不属于自己的公权力而更没有正当性,性质更恶劣,危害更大,就更不应被允许。而且“钱色交易”主要是普通民众行为,而“权色交易”则是官员们利用职权进行的性交易。毫无疑问,对官员们的道德要求应当高于普通民众,才是正常的做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