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因其主人就是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非医疗机构不得发布医疗广告

2020年2月25日 - 企业文化

爱钱如命的葛朗台让很多人印象深刻,虽然有艺术夸张的成分,但也并未脱离现实生活。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就是这样一个葛朗台式的贪官,他一方面省吃俭用至极,衣领磨得毛边开线,宁可坐2个多小时公交到乡下去买爱吃的豆制品,也要省下汽油钱。一方面大肆受贿至极,把持审批权,权钱交易,先后受贿195万多。最近,朱冬生被镇江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日前,侦办此案的检察机关披露了这个贪官葛朗台的真面目。

据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网站消息,国家工商总局日前就《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征求意见,意见稿明确,医疗广告的表现形式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等内容。

www204net,一面大肆捞钱一面抠门省钱

2015年4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修订通过,将于2015年9月1日起施行。为贯彻实施新《广告法》,规范医疗广告市场秩序,加强医疗广告管理,国家工商总局拟对《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进行修订,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镇江市京口区大市口地下商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在中山东路一侧的小巷内,有间不起眼的小店面,售卖各种香烟,生意不错。这家香烟店之所以进入记者视线,因其主人就是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

意见稿明确,医疗机构发布医疗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申请医疗广告审查。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不得发布医疗广告。非医疗机构不得发布医疗广告,医疗机构不得以内部科室名义发布医疗广告。

采访朱冬生腐败案,一个另类贪官的形象跃然而出。一方面,朱冬生省吃俭用至极,一方面大肆受贿至极。所有的贿款又由他亲自操盘,全部投入到各种商业投资。朱冬生就是个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办案检察官说,吝俭、小气,却对金钱有着疯狂的欲望。

意见稿明确,医疗广告的表现形式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与其他药品、医疗器械的功效和安全性或者其他医疗机构比较;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疾病名称、药物的;淫秽、迷信、荒诞的;使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名义的;利用患者、卫生技术人员、医学教育科研机构及人员以及其他社会社团、组织的名义、形象作证明等8项内容。(中新社)

现年59岁的朱冬生,中等个头,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他幼年时父母离异,由祖父母养大。为了糊口,和哥哥曾在村里替人打零工生活,在马路上跌个跟头都恨不得抓把泥回家。朱冬生在案发后形容当时的窘迫。但生活的艰难磨砺,有时也是一笔财富。朱冬生中专毕业在自来水厂做了10年工人后,进入纪委工作。此后,在公用事业管理局、房产局、人防办公室、民防局,高居一把手15年。

虽是处级干部,但穷怕了的心理时时萦绕着他。尤其是在民防局主政的10年,朱冬生把他性格中的黑暗面发挥得淋漓尽致。

没有官架子。这是朱冬生的下属和同事的评价,但里面别有意味。朱冬生迷上了打麻将,身边的工程老板围绕,打麻将就是送他钱,朱冬生手气就没不好过。和一般领导不同的是,朱冬生喜欢抓着下属打麻将,甚至连上班时间都不放过。哪个下属敢赢,每次几千块进账,谁输给他多少钱,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朱冬生常说,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他的原则就是有送就收。他对收受购物卡情有独钟,积少成多后就将购物卡换购成金条;别人进贡的香烟,他统统拿去香烟店卖掉。

捞钱不手软,可花钱很吝啬。镇江市宝堰镇生产的豆制品物美价廉,名气很大,朱冬生一家都爱吃。他每次去买,宁可坐2个多小时的公交车颠簸上30多公里,也不肯开车去,原因是他算了笔账如果开车,来回的油钱加上车辆损耗,不划算。审讯中,检察官发现,朱冬生家属给他送的两件换洗衣服,衣服都掉色严重,而且领子都磨得毛边开线,朱冬生确实吝俭到了极致,对自己都小气到家。

虽然小气,但朱冬生绝不把钱放到银行冻起来。只要有机会,他就让钱生钱。检察官发现,他真是个颇有天赋的商人。从出租门面店,到开办香烟店、网吧、彩票站、制鞋厂,再到投资房地产,他经营的业务很广泛。2000年时房价还不高,他果断出手在镇江小米山、东门各买一套门面房。

检察官指出,朱冬生经商牟利所投入的巨额资本,大都是靠一次次权钱交易敛来的不义之财。

民防职权被他分解成了交易筹码

朱冬生主政的10年,正是民防职能与市场开发逐渐融合的阶段。早期民防局的职能比较单一,主要负责战时掩蔽人员和物资。随着城市化进程,民防肩负的职能日趋复杂,既有战时防空的需要,又要兼顾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与应用。

朱冬生化整为零,将手中权力分解为一个个交易的筹码。案件承办人说。地下民防工程审核与易地建设费的收缴,是朱冬生交易的筹码之一。

根据法律规定,民用建筑在建设时必须建设防空设施,也就是地下人防工程,平常看到的各种地下停车场就属于这个范畴。开发商在建设完成后,由民防局决定能否通过验收,这决定了房产能否及时开盘。如果开发商没有条件建设人防设施,则按每平方米30元的标准,以总建筑面积测算,缴纳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用于择地另建。这笔钱动辄百万,对于任何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来说,都不是笔小数目。如何能通过验收,顺利开盘;又如何能缓缴易地建设费,盘活资金,都得仰仗朱冬生的鼻息。

2007年,富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学林雅郡项目,资金周转紧张。为了能如期开盘,总经理陈某经人介绍找朱冬生帮忙。当年春节,陈某带上缓缴人防建设费的材料来到朱冬生办公室。说明来意,留下心意5万元现金。朱冬生大笔一挥,同意缓缴。于是从2007年开始,陈某每年春节都会孝敬朱冬生,送上2000元的购物卡以及香烟等礼物。

从2007年到2013年,朱冬生先后同意32家房产公司办理缓缴人防易地建设费,共计受贿24万元。

工程由谁承建是朱冬生另一个交易手段。人防工程主要集中在地下取土、打桩、浇灌混凝土,技术含量并不高。而且,人防工程是专款专用,回款及时。工程老板都眼热不已。

朱冬生有一个重要的掮客刘海。刘海是个体包工头,没有施工资质,也没有正儿八经的施工队伍,经常挂靠在其他工程公司下面捡些基桩的零活。当朱冬生还是普通干部时,刘海就和他是关系热络的牌友,经常凑在一起搓麻。朱冬生甚至还在镇江的老北门给刘海租了两层的门面房,一楼用来办公,二楼就是他们一起打麻将的地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