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在调节收入分配上发挥更大作用,张主任刚才说到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2020年2月28日 - 工程案例

贾康认为,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为23979元,月均收入也就是2000元左右。这样一个收入水平,连3500元的个税起征点都达不到,再往上提的话只能是让高收入者受益,与中低收入者无关。

[张平]:在经济发展中,我们也是更多地强调要依靠科技创新。创新驱动要依靠科技进步,要加快人才培养,包括对劳动力培训,提高劳动力的素质,应该说,我们在这些方面也都取得了积极的进展。[16:34]

“在有些人眼里,月薪万元可能算不上富人,但与目前居民收入的平均水平相比,肯定不是穷人。”贾康认为,目前全国大多数城市的平均工资也就是3000多元,月入万元是平均水平的3倍,怎么着也算是工薪阶层中收入高的。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减轻中低收入者负担,增加他们的收入,靠提高“起征点”显然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张平]:所以,应该说,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上,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当然,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也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包括还有一些产能过剩的问题,管理粗放的问题,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加以解决。[16:34]

更多惠及百姓

[张平]:从城乡结构来看,我们去年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了50%,达到了51.3%,我们在农业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方面,进一步加大力度,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农村水电路气房、农民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应该说都有了很大的进展。[16:32]

(原标题:个税改革不应只盯着起征点)

[张平]: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胡锦涛主席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就提出了三个方面:第一,实际上从需求结构来说,就是我们的发展要由主要依靠投资、出口拉动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第二,要从主要依靠工业,也就是第二产业拉动,向依靠第一、二、三次产业协调拉动转变。第三,就是要从主要依靠物质投入拉动经济的增长,要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方面转变。[16:26]

山西太原地税局数据显示

[张平]: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最重要的、最突出的就是要调整我们的经济结构。从最近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我们在调整经济结构上还是取得了重要的进展。首先是需求结构,我们过去依靠出口、投资拉动,我刚才跟大家报告了一组数据,我们的需求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拉动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扩大内需。2011年和今年前9个月,我前面说到,我们内需的拉动作用已经超过了100%,也就是说外需已经是一种负拉动的作用。这就符合我们要依靠消费、依靠投资、依靠出口这三驾马车来协调拉动经济增长的要求。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可喜的现象,就是我们消费拉动发挥的作用已经超过了投资。今年前9个月,在内需105.5%的拉动经济增长的份额中,消费是占了55%,投资是占50.5%。[16:29]

“随着全社会工薪收入水平提高,以及人们基本生活支出的增加,将来个税‘起征点’调整还是必要的。”贾康表示,按照十八大提出的居民收入倍增计划,8年后人们的收入将有大幅提高,“起征点”再根据实际情况做适当调整,以求更加合理。

十八大新闻中心今日下午在梅地亚中心二楼多功能厅举办第二场记者招待会,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张平介绍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工薪阶层现在只有7.7%纳个税

[张平]:结束这一个问题,我想还是用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的一段话,就是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这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必须以改善需求结构、优化产业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推进城镇化为重点,着力解决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结构性问题。我们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进一步地抓好各项工作的落实,使我们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方面能够迈出更大的步伐。[16:35]

2012年以来,税务机关大力加强对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征管。前8个月,我国利息、股息和红利个人所得税实现585亿元,同比增长12.2%,限售股转让个人所得税实现85.5亿元。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记者]:张主任刚才说到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十八大报告也再次提出了,并且用巨大篇幅来说了这个问题,请您能否介绍一下,从中国提出从“快”字当头到“好”字优先,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取得了哪些进展?今后还将如何加快和改进这一工作?谢谢。[16:23]

近日,“个税起征点提至万元”的话题引发舆论热议,记者就此采访了山西太原市地税局税务工作人员,他们认为:太原大多市民收入距离万元尚远,目前的个税标准已经“够用”。

[张平]:从区域和城乡的结构来看,应该说也在不断地优化。近几年,中西部地区、东北地区经济的增长比全国的平均水平、比东部地区都要增长地快,产业转移步伐在加快,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的建设、公共服务,包括人才的培养、生态环境的建设,所有这些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区域的协调性应该说进一步增强。[16:32]

个税改革的主要目标,是有效调节个人收入差距。未来个税改革的方向,应当是建立健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在调节收入分配上发挥更大作用,使税负更加公平。更合理的制度设计,是合并计算家庭所有收入,再考虑人均收入水平的差异,区别对待。

[张平]:在产业结构方面,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农业的基础进一步巩固。在工业方面,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比重在不断地提升,传统产业在积极地推进技术进步和技术改造,升级换代步伐也在加快。第三产业的比重去年是达到了43.4%,比上一年又提高了。所以,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在产业结构方面,一、二、三次产业也是在发挥着协调拉动的作用。[16:31]

不少人对“月入万元才缴个税”的观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一些年轻人表示,他们工作时间不长,收入大多在四五千元,每月缴税三四十元,“起征点”提高到万元对自己意义不大。“对我来说,关键问题不是税负重而是工资低。我现在每月收入4000多元,每月缴税二三十元。这点收入租房加上平日的生活花销就已经光了,买房就更不敢想,最重要的还是要提高工资水平。”在北京亚运村一家电子公司工作的小王说。

实际上,新个税法实施一年多来,在提高“起征点”和降低税率的双重作用下,不但中低收入者的税负明显降低,绝大多数工薪者也都从中受益:工薪所得税的纳税人数从8400万人降为2400万人,减少了6000万人。月收入3500元以下工薪者,税负为零;月工资6000元的中等收入者,每月缴纳个税由原来的475元降为145元,全年少缴近4000元;只有月工资在38600元以上的高收入群体,个税税负是增加的。

“个税‘起征点’自去年9月调整为3500元后,目前大多数工薪阶层的收入已经在‘起征点’以下,不需要缴纳个税。这种情况下再提高‘起征点’,对中低收入者来说毫无意义,也得不到任何实惠。”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

贾康解释说,根据个人所得税法,个人合法获取的各项收入,几乎都纳入了个税的征管范围,包括工薪收入、个体户生产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转让所得等11项。同时应该规范企业财务制度,明确划分企业营业收入和个人收入,防止出现利用企业营收供老板、高管个人消费的情况。

贾康表示并不认同:“个税收入确实只占国家税收很少的一部分,别说提高‘起征点’,就算是把个税整个取消了,对国家财政收入的影响也不大。但是,不能说不影响国家财政收入,就可以随意弱化这个税种。”

“可能有人觉得提高到1万元,这个‘起征点’太高,但是,从纵向看并不高。20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生平均工资60元/月/人,个税起征点800元/月/人,现在大学毕业生的最低工资普遍超过2000元,依照80年代大学毕业生工资与个税起征点的比例,个税起征点达到1万元也算是回归。”王健说。

有观点认为,在我国税收总额中,个人所得税占的比重只有7%左右,大幅提高个税“起征点”,不会对国家的财政收入产生重大影响。

贾康说,税收不仅是政府筹集财政收入的手段,更是调控经济、调节分配的重要手段。个税存在的最大价值,是对收入高的人多征税,对收入低的人少征或者不征税,通过“抽肥补瘦”对收入分配进行再调节。“现在,工薪阶层中只有7.7%的人缴纳个税,中低收入阶层并非是纳税主体。如果‘起征点’再提高到万元,受益的只是7.7%这一小部分人。这意味着,提高‘起征点’不是给广大工薪层减税,而是在给高收入者减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