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采访,企业负责人随即被控制

2020年3月12日 - 工程案例

安徽芜湖餐馆液化气爆炸事故最新消息、现场图片和现场视频。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办案方: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被指以其下属企业与社会企业合作,对外放贷,月息6%。而嫌疑人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称,正是这种官方高利贷特殊的追讨方式,导致一家地产企业陷入停顿,企业负责人身陷囹圄。

芜湖市杨家巷小饭店爆炸发生后,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采访,饭店老板娘逃过一劫,情绪激动,向记者哭诉事发经过。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卷宗显示,济南新大洲贸易中心解放路分中心,于2010年与该中心负责人的亲家签订合作协议,随即对外投资近2000万元。而其操作手法与民间高利贷完全相同,利息则为每月6%。

杨家巷小吃一条街位于芜湖北门,发生爆炸的店门在第五家,是一家卖炒面炒饭的小店,内部有木楼梯通向二楼。开店的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来自含山县。事发后,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赶到现场,老板娘逃离险境情绪激动,一直在哭。据老板娘介绍,上午11点50分左右,她在楼上配菜,闻到液化气泄漏的味道,跑去关阀门,发现关不上,于是叫来丈夫和帮工,谁知这时罐子发生了燃爆。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采访,企业负责人随即被控制。老板娘迅速跑了出来,部分头发被烧焦,而老板的右手则被烧伤。

2011
年,因还款纠纷,直接向上述官方借贷的两家企业及间接借贷的一家企业,均被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以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企业负责人随即被控制。其中有企
业负责人在一审曾被以合同诈骗及集资等罪判处无期徒刑,随即引发其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由此揭开官贷往事。

随后消防等救援人员赶到,附近群众发现现场抬出不少遇难者遗体,一共17具。但目前暂时无法确认这些人的身份,关于有不少学生食客遇难的说法,现场人员称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目前,该案已被发回重审,在不久前的一次开庭中,犯罪嫌疑人当庭指出诸多证据存在明显问题,而其家属则再次向有关部门发起实名举报,认为公安存在以案讨债之嫌。而记者获得一份看守所记录显示,有企业负责人在提审时被打伤并被送往医院诊疗。

警员与亲家的合作

资料显示,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系济南市公安局于上世纪90年代注册设立,其经营范围为五金、建材、批发、仓储、咨询等。一直以
来,其负责人均为公安局派任。2009年末,该中心申请设立解放路分中心,并任命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警员齐贵舟为负责人,办公地则为历下分局院内。

仅从工商资料来看,无论是济南新大洲,还是其解放路分中心,都不应有投资这一业务。但2010年6月13日,齐贵舟却以分中心名义,与其女儿的婆婆、张华签
订合作协议,商定由解放路分中心对外寻找、接洽投资对象。且诸多条款显示,拥有警方背景的解放路分中心,还可以直接将张华的资金打给投资对象。

在甲方的权利义务一项下,规定甲方有在乙方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协助乙方处理纠纷主张权利的义务。而张华支付给解放路分中心的咨询费则约定为投资数额的2%。


记者从多方核实,齐贵舟的女儿与张华的儿子为夫妻,亦即齐贵舟与张华为亲家。而来自济南警方的人士透露,这一协议看似企业帮张华放贷,而实际情形可能是资
金亦来自企业。过去经费紧张,有些公安部门通过下属企业盈利,来补足经费。张华在里面的作用,有可能是充当出面人,或者说来做掩饰的。

记者获得的证据资料显示,由齐贵舟牵线,张华先后向张卫、董进借出1100万元和840万元。其中董进又将其中的319万元借予刁继龙。从签订的相关手续来
看,双方均采取了民间借贷常用的手法,即把利息提前扣除。由此计算利息,则张华放贷为每月5%,而董进则又以同样利息放贷给刁继龙319万元。实际打款则
为齐贵舟将扣除首月利息42万元后的658万元打到山东楷康账上,之后再从山东楷康账上转出,留下319万元。

此外,在张华与董进的《借款合同》中,双方还约定这笔借款用于董进收购某企业,并约定了利率、罚息和复利,规定在借款逾期未还的情况下,相关利息则变为每天1%。

而张卫则在此前庭审及相关申诉中声称,所谓借款实系齐贵舟与其合作煤炭生意的投资,并以二人一起租赁办公地的相关记录为证。他认为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煤炭生意赔钱后,齐贵舟因此想要收回投入。

有趣的是,相关笔录中显示,张华与张卫、董进、刁继龙并不相识,这些合作或借款,均由齐贵舟出面办理。甚至,刁继龙家属在举报信中指出,部分张华的签名,实为齐贵舟代签,他们由此认为张华并不是真正的放贷人,资金也非张华所有。

逼债与诈骗

这一质疑并未获得法院支持,法院亦未对此做调查。而相关举报则至今未有任何答复。

报案资料显示,2011年3月15日,张华向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称,董进以借款名义诈骗其795.48万元,并称这一借款实由其亲家、历下分局警员、解放路分中心负责人齐贵舟联系接洽。


没见过董进,对他一点也不了解。整个过程全部是齐贵舟找我进行操作的。张华在笔录中对警方称。而齐贵舟则在当年4月6日接受警方询问时,称董进以刁继龙
控制的山东楷康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售房产为抵押,短期借款未还,遂前往催要,但之后发现山东楷康并未动工建设地产。

未动工建设,是因为当时官方还在处理地的问题,没有及时将土地给我们空出。刁继龙的亲属称。

一份由济南市历下区燕山工业小区开发建设总公司与山东楷康签订的《奥体西苑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显示,在2009年8月,代表官方的燕山公司将经十东路南侧B地块中的329.85亩交由山东楷康开发地产。

在2011年时,山东楷康已开始做预售工作。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张华曾与山东楷康签订优惠购房协议,另有不少群众向楷康预交了定金。而齐贵舟在上述接受警方询问时,则称董进以楷康的地产做了抵押。

显然,由齐贵舟经手的这些借款,在彼时已经出现问题,而刁继龙亲属及下属回忆称,在2010年12月,刁继龙曾派下属找董进要求归还借款,但后者表示不着急,而刁继龙认为利息颇高,应及早归还为好。

之后就是齐贵舟发现张卫那边的钱给不上,就找刁继龙希望由他替张卫还钱,刁继龙没答应,于是就开始搞人。刁继龙家属称。

事实上,张卫与董进二人在企业任职上有交集,而刁继龙却与二人并无交集,只是做生意时认识。且刁继龙强调董进向张华借的钱,之所以先进入山东楷康的账户,是应董进要求走账,且相关协议也都注明,这并不属于刁直接与张华发生联系。

家属和员工回忆称,在2011年4月,齐贵舟即前往山东楷康办公地,明确要求刁继龙归还700万元,彼时的理由即资金最初是打到山东楷康账户上的。董进和他们有协议,有借条,写的很明确,董进从他们那里借,我们从董进借,我们只借了319万元。

但并未与张华及齐贵舟直接发生借贷的刁继龙,在2011年7月6日被当地警方控制,在此之前,张卫、董进则均已被控制。有山东楷康职工证实,在前往查扣该公司财物时,齐贵舟出现在现场。

蹊跷的是,刁继龙最初是以涉嫌合同诈骗刑拘,但此后未获检察院批捕。当年8月12日,刁继龙则被变更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继续羁押,9月6日,检察院批准逮捕。对于这些变化,刁继龙的家属在拿出大量源于警方的时间记录,指出警方存在明显作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