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督查组对唐山橙色预警预案执行情况进行现场督查,北京拘留28人

2020年3月14日 - 工程案例

中新网北京4月13日电(记者
张尼)近日,环保部陆续对外公布2016年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情况。截至目前,已有包括陕西、上海、北京、重庆在内的四省份被晒出问题清单,四地问责超过千人。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四省份问责超千人

明明球磨机(水泥生产设备)还是热的,但是,督查组到现场,企业却公开撒谎称已经停产。这是4月6日,《法制日报》记者跟随环保部唐山督查组(以下简称督查组)在唐山市嘉澍工贸有限公司督查时亲历的一幕。

去年11月下旬至12月底,2016年第二批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省(市)进行了督察。在日前公布的督察情况反馈中,陕西、上海、北京、重庆四省份有超千人被问责。

如此情形,在督查组所有成员看来,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理由是几乎每一天的督查都会遇到这样瞪眼说瞎话的企业。

这其中,陕西省被问责人数最多。通报显示,截至2017年2月底,被问责人数已达到938人,另外,该省还拘留26人,约谈492人。

4月2日,唐山市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从4月1日到4月6日,督查组对唐山橙色预警预案执行情况进行现场督查。6天时间,督查组抽查企业(点位)95个,发现问题54个,发现问题率高达64%。

截至2017年2月底,北京拘留28人,约谈624人,问责45人;重庆拘留16人,行政问责2个单位和40人;上海则有56人被问责,此外还责令整改895家,立案处罚926家,罚款金额达6211万元。

督查组在发现企业未执行应急预案的同时查出,唐山市政府预案中相关职能部门有履职严重不到位的情况,环保部门单打独斗的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

各地都有哪些突出问题?

有专家认为,要改变这种现状需要从国家更高层面着手。

陕西有地区造假空气质量监测数据

明明在生产企业却瞪眼说瞎话

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在反馈中指出,关中地区大气环境质量形势严峻,西安市已成为全国污染严重的省会城市之一,咸阳市、渭南市2016年大气PM10和PM2.5平均浓度均比2015年大幅上升,但该区域仍在大量新建扩建高污染项目。

4月6日是督查组在唐山市督查的最后一天,一大早,督查组督查人员即赶往唐山市汉沽管理区,“这是什么企业,是不是在预案里面,如果在,我们就去看一下。”车到汉沽管理区,督查组决定去唐山市嘉澍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澍工贸)检查。

另外,西安市长安区、阎良区相关人员环保底线意识不强,人为干扰国家空气质量监测子站正常运行,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实施造假,造成恶劣影响。

督查组的车辆进入企业后,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已经在场。“不用停,车直接开到车间附近。”督查组人员说。下了车,企业负责人也尾随过来。踏着厚厚的粉尘,尽量放轻脚步,督查组一行来到企业生产厂房外,“生产了吗?”督查组人员问。“没有。”企业负责人回答。没有更多交流,督查组人员直奔厂房内的球磨机,用手一摸是热的。

北京大气环境治理存薄弱环节 罚款变相成过路费

“你们说吧,怎么回事?昨夜肯定生产了。”督查组人员语气坚定,容不得丝毫质疑。企业负责人犹豫、沉默,几分钟后终于承认:“昨夜凌晨一点到三点在生产。”

频遭雾霾侵袭的北京,此次被指出大气环境治理存在薄弱环节。

更为恶劣的是,督查组人员现场发现,嘉澍工贸两条生产线的一条是直径2.4米的球磨机,它属于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但是,就在督查组检查的当天,这条生产线也在生产。

环保督察组指出,北京对重型柴油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污染防控不力,本地有重型柴油车27万余辆,其中车龄10年以上的有约1.1万辆,车辆冒黑烟现象时有发生。对外埠货运车辆尾气执法检测手段不足,处罚力度偏弱,多按低限处罚,且劝返效果不佳,罚款变相成为过路费。

此外,今年1月13日,质检总局发布公告注销了1053家钢铁和水泥产品生产企业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而嘉澍工贸也在其中。

另外,北京的部分区域和企业大气环境治理形势严峻。其中,大兴区2016年已成为全市大气污染最严重区域,顺义区连续两年没有完成PM2.5浓度削减目标。

无独有偶。从嘉澍工贸出来,督查组来到芦台经济开发区。没有客套,直接进厂。督查组人员等先进到远大洪雨(唐山)防水材料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怎么这么热?”在一台涂料生产设备旁,督查组人员问。“因为生产原料有沥青,所以必须得保温。”企业负责人如此回答。

上海有地区垃圾非法跨省倾倒

“沥青那是热的,电机不热,看来是没生产。”督查组人员边走边说。见状,企业负责人一脸轻松:“从4月2日起,唐山市启动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这几天我们一直都没有生产。”企业负责人不无得意地说。

上海市的垃圾处理问题此次遭到了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点名批评。

尽管督查组人员嘴上说企业可能没生产,但是,他并没有离开企业,在一堆产品旁,这位督查人员仔细查看产品包装后发现没有生产日期,询问企业没有答案,于是督查组人员直接进入另一台生产设备旁边的小房间:“这是什么,怎么回事?”督查组人员拿着一个写有生产记录的本子,让企业负责人解释,为什么这个本子上记录着这几天的整个生产过程,而且就在6日当天,检查组到企业之前仍在生产。

反馈称,根据有关要求,上海市生活垃圾应于2015年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处理能力达到3.34万吨/日,但上海市截至督察时实际处理能力仅为2.4万吨/日,缺口较大,导致垃圾非法倾倒事件频发,生活垃圾违规处置问题突出。

谎话被督查组识破!直到督查组取完证离开,企业负责人再没说一句话。

这其中,杨浦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与无资质的个人口头约定,由其承运处理生活垃圾,部分垃圾非法跨省倾倒;嘉定区安亭镇黄渡环卫所违规将生活垃圾及垃圾中转站委托无资质的上海康家有害生物防制有限公司管理,并允许其违规将垃圾运至外省处置。

据督查组介绍,在唐山督查的6天时间里,所到企业每当询问有没有生产,几乎没有企业承认说生产,瞪眼说瞎话是普遍现象。

另外,垃圾渗滤液污染问题突出,老港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升级改造工作滞后,安亭生活垃圾处理厂无渗滤液处理设施,每天大量渗滤液长期超标排入污水管网;宝山区顾村垃圾堆场和闵行区朱家泾垃圾堆场已停运十余年,至今未完成封场,渗滤液流入场外雨水沟或直排河道。

督查人员不得不翻墙进厂检查

除了瞪眼说瞎话,企业躲避执法检查是督查组遇到的另一个普遍性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