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濮阳市审计局共同清丰县政府做出了两项处罚,截留惠民资金6万多次

2020年3月18日 - 主页
濮阳市审计局共同清丰县政府做出了两项处罚,截留惠民资金6万多次

图片 1

5月26日下午,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许可对省十二届人大代表鲁彦峰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

截留惠民资金6万多次,每一次都小心而克制,最少的一笔两毛七分钱陈刚自以为设计了一个隐蔽而精巧的局,却终究没能从中走出。

公开资料显示,1970年出生的鲁彦峰为河南省濮阳县人,此前曾先后担任共青团南乐县委书记,濮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共青团濮阳市委副书记,濮阳市人民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清丰县委副书记,县长,清风县委书记等职务。

湖南保靖县纪委工作人员到村民家中核实问题线索。 陈晓丽摄

记者留意到,濮阳市审计局官网2016年3月份发布了一则《濮阳市审计局关于鲁彦峰同志任清丰县人民政府县长期间经济责任的审计行政处罚公示内容表》,表格内容显示,濮阳市审计局共同清丰县政府做出了两项处罚,其中之一是关于违规调整账务隐瞒财政赤字问题的处理,处罚决定内容是清丰县政府应严格控制支出规模,逐步消化隐形赤字,并决定对清丰县财政局处以5万元罚款。

湖南泸溪县纪委工作人员到洗溪镇灯油坪村督查财务清理工作。张克宁摄

据悉,濮阳市审计局对清丰县政府作出的第二项处罚是关于挤占挪用专项资金392.77万元问题的处理,处罚决定内容是责令及时改正,追回被挪用的财政资金,归还资金原渠道。对清丰县公路局、城关镇、马庄桥镇各处以3万元罚款,对县环保局、县畜牧局、马村乡各处以2万元罚款,对县水利局、县民政局各处以1万元罚款。

利用惠民资金过手的便利,这位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的副所长,悄无声息地把手伸向涉及2万多农户的补贴资金。不过一年多时间,中饱私囊的资金却多达77万元。

尽管手段高明,陈刚还是在一次审计中原形毕露。一年多来,在湖南,近8000名像陈刚这样的蝇贪在重拳整治中受到惩处。

向基层惠民资金伸手,群众身边苍蝇嗡嗡乱飞这种发生在基层的微腐败,被形象地比喻为雁过拔毛。毛虽小,拔掉的却是群众最后一公里的获得感,损害的是群众最直接感受的党风、政风。

2016年3月,湖南以空前力度向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宣战。

一年多来,全省共受理相关线索举报过万件,立案调查5675起。雷霆手段的背后,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诸多风险点和监督薄弱点也浮出水面:雁过拔毛缘何高发?病症究竟何在?纪律和规矩的高压线怎样在基层带电?如何由被动处理转向主动预防?

以雁过拔毛式腐败专项整治为支点,湖南剑指基层管党治党宽松软这一共性问题,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杀鸡为啥用牛刀?

拔毛手法十分隐蔽,单笔扣除金额小,甚至绝大多数都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

若不是接到政府通知,种粮大户罗庆良压根没有发觉自己的种粮补贴被动了手脚。

平日里,罗庆良只顾把心思放在流转过来的385亩耕地上,虽说知道这两年的补贴比过去多了不少,但具体到每一笔到底多少钱,他也没有一本明白账,只知道每年总共5万多元。

惠民资金种类繁多,每一项涉及的农户都成千上万。绝大部分农户都像罗庆良一样,只知道个大概。最了解情况的是陈刚,全镇惠民资金发放都要通过镇财政所,他是具体经手人。就这样,陈刚开始了他的数字游戏。

借用两位熟人的身份证,陈刚开了两个银行账户,并将其作为惠农补贴对象添加进农户名单中。密密麻麻的数据库中,这两个账户成了陈刚的马甲号通过篡改其他农户应得的惠民资金,他把拔毛所得转移至这两个账户,再由自己取出。

为了瞒天过海,他特意造了两套数据,没有问题的原始数据用作对外公示,动过手脚的数据则上报申领资金。

事后比对陈刚修改过的数据,发现其每一次出手都温柔到让人难以察觉。比如,2014年的桃花江镇种粮农民直接补贴,符合条件的对象共22515户,陈刚篡改了其中155户的数据。果山村村民昌永生的补贴面积是0.72亩,应发补贴资金9.72元,实际到手9.45元,被他拔掉0.27元。

负责调查此案的桃江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周春晖感慨:陈刚的拔毛手法十分隐蔽,单笔扣除金额小,甚至绝大多数都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

拔的毛虽小,拔掉的却是公道人心。6万多次伸手,陈刚累计让77万多元国家惠民资金进了自己腰包。这其中,不乏用以维系困难群众最低生活保障的保命钱。

从湖南省纪检系统近年来掌握的信访数据看,80%的信访来自县以下的基层,80%的信访涉及群众具体利益。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啃食群众的获得感,挥霍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侵蚀党群干群关系,甚至危及基层政权的稳定。湖南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傅奎说。

长期以来,有关雁过拔毛式腐败的信访举报虽多,但并未引起基层足够的重视。有的基层干部认为办事收点辛苦费很正常,有的甚至把能够套取国家项目资金当成有本事。党的十八大以来,雁过拔毛式腐败势头得到遏制,但湖南省纪委调研显示,其存量仍居高不下,且呈现出涉案金额越来越高、手段日益复杂隐蔽、作案协作程度越来越高等新趋势。

2016年3月,湖南省委、省政府成立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查处蝇贪,被列为纪检监察工作的重要任务,并纳入党风廉政建设考核的重要内容。

用傅奎的话来说,这次杀鸡要用牛刀。

头一天打电话举报,第二天纪委就上门来调查,这样的效率,着实让范运德吃了一惊。

69岁的范运德是宁远县湾井镇马脚洞村的低保户,他年初办下来的低保金存折,年底才从村支书的手中拿到。细看,发现被人私自取走了930元。找村支书多次讨要无果,向上级反映又被推来推去,范运德窝了一肚子火。

拿到县专项整治办印发的举报电话便民卡,范运德试着打了举报电话,没想到动静来得这么快。

以往并不那么受重视的雁过拔毛式腐败举报线索,被湖南各级纪检部门列为优先级。

信访室对这类举报线索开辟了受理专项通道,凡有线索立即核查,绝不拖延耽误。郴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超告诉记者,为规范管理,郴州为雁过拔毛式腐败举报线索办理制定了专门的程序,实行红、黄、蓝三色挂牌管理,要求限时结办。

重视增量的同时,湖南开启了对存量线索的大起底,超过21548件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线索被重新梳理核查。湖南省纪委对重点问题线索挂牌督办,分三批督办300件,要求件件有回音。

在县市区,党委一把手挂帅,问题线索排查零报告的地区和单位,则成为重点盯梢的对象。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们查出来了,那就是你的问题。李超说。

雁过拔毛缘何高发?

一个村主任私分了4万元项目款,得知要被判刑后大为吃惊,这事也要坐牢?

自2016年3月启动专项整治以来,湖南共受理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线索举报10049件,立案调查5675起,处理7951人。

专项整治的疾风暴雨,让形形色色的拔毛者露出真容

有的在公用经费中取。

郴州市苏仙区良田镇邓家塘村妇女主任曾福兰,把每次报账的机会,变成了自己发财的门道。依惯例,村里每年都要拿钱慰问困难户,由于村账由镇代管,每次报账的任务就落在兼任报账员的曾福兰身上。曾福兰利用报账单金额没有大写的漏洞,通过篡改金额,多报多得。从2012年到2015年,她报账27次,一共多取了2.7万元。

有的在项目资金中套。

拆除自家厨房,新建两间平房,潘清业请人扮演房主,应付项目验收。在永州市冷水滩区牛角坝镇杉树园村,村支书潘清业为了骗取危房改造资金,费尽心机。他以本村其他村民的名义申报危房改造项目,瞒天过海通过验收后,套到了1万元项目资金,并把其中3260元装入自己的口袋。

有的在为民办事中要。

到社区办个事,还要交赞助费?在桂阳县鹿峰街道南塔社区,这一延续多年的土规定,一度让社区居民十分恼火。社会捐助原本是出于自愿,用以弥补社区公共支出的不足,可时间一长变了味,自愿的要捐,不自愿的也要捐。群众明面上虽然不说,可社区在那几年的民意调查中始终排在街道倒数。

还有的在惠民资金中截,在集体资产中占,在征地拆迁中瞒八仙过海式的拔毛手法触目惊心,更发人深省:拔毛为何高发?

当了20年村主要干部,杨小青以为进了村账的钱,就是村里的钱,钱该怎么用,村里说了算。

从2013年开始,吉首市乾州街道小溪桥社区先后从项目资金中套取20多万元用于工作开支,甚至从中拿出7万元买了一台小汽车。专项整治一来,杨小青才知道这样用钱出了问题。

挨了处分,吃了教训,与记者面对面,杨小青虽有几许羞赧,言语倒是实在:这次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规矩。

杨小青曾经的想法其实颇具代表性。越往基层,干部法纪意识似乎越淡薄。据湖南省纪委统计,在专项整治中受到党政纪处分的村干部为2675人,占比高达52.1%。一位县级纪检干部举了个例子:一个村主任私分了4万元项目款,得知要被判刑后大为吃惊,这事也要坐牢?

基层干部自律的松弛,正暴露出约束监督的乏力。

因信访矛盾集中,群众反映强烈,龙山县苗儿滩镇民主村,成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专项整治工作重点剖析的79个村之一。工作组进驻35天,除了查处问题,也试图探寻重灾区背后的病因。约束机制虚化和村务管理混乱,便是其中之一。

村级组织近乎瘫痪,村两委没有召开一次有正式记录的会议。财务管理混乱,所有财务收支仅凭村干部记忆和指认,理财小组形同虚设,财务监督严重缺失,多年来没有进行过村务公开。龙山县纪委副书记曾有成感叹,缺乏约束和监督,权力再小,一样危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