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对普通纪念币发行计划进行调整

2020年3月26日 - 企业文化
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对普通纪念币发行计划进行调整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作报告称,通过调研论证,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
启动废止工作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了深入贯彻全面依法治国精神,我们建议有关方面适时提出相关议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

图片 1

我们建议有关方面适时提出相关议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作了一个报告。这是法工委关于2018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

央行公告

法工委方面认为,近年来,收容教育措施的运用逐年减少,收容教育人数明显下降,有些地方已经停止执行。通过调研论证,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
启动废止工作的时机已经成熟。 沈春耀称。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普通纪念币发行计划,2019年除已公告发行的2019年贺岁普通纪念币外,还将发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普通纪念币1枚、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泰山普通纪念币1枚。

根据宪法和立法法、监督法规定,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以及两高制定的司法解释,应当报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报送备案的法规、司法解释进行审查,对与宪法法律相抵触的法规、司法解释有权予以撤销、纠正。

中国人民银行可根据宣传社会主义、爱国主义以及纪念我国经济和社会建设伟大成就的实际需要,对普通纪念币发行计划进行调整。具体发行信息将在发行前公告。

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对法规、司法解释的审查建议,是立法法、监督法赋予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也是人民群众对法规、司法解释制定工作进行监督的一个重要渠道。

建国70周年纪念币

2014年,演员黄海波曾因嫖娼被收容教育半年,引发社会关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这次作报告时,沈春耀就提到了收容教育制度,我们建议有关方面适时提出相关议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

国庆题材纪念币,原来一般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周年。

收容教育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据是1991年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该《决定》第四条第二款规定:
对卖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现在改成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是否还是一套呢?

国务院据此制定了《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制定该《决定》主要是为了补充修改当时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制定程序和内容均符合宪法规定。后来的情况是,《决定》规定的刑事方面内容,在1997年修改刑法时已经被吸收到刑法之中;可《决定》规定的收容教育制度作为行政措施继续有效,并一直延续至今。沈春耀说。

这个应该是一个系列,可能只是叫法不同。什么时候预约?让我们静静等待~

沈春耀透露,今年,法工委方面曾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了联合调研,了解收容教育制度实施情况,召开座谈会听取相关单位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专家学者的意见,
并书面征求了有关单位的意见。

40周年纪念币

总的看,收容教育制度实施多年来,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教育挽救卖淫嫖娼人员、遏制不良社会风气蔓延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民主法治建设的深入推进,特别是2013年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责任编辑:郑莉莉

近年来,收容教育措施的运用逐年减少,收容教育人数明显下降,有些地方已经停止执行。沈春耀表示,通过调研论证,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
启动废止工作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了深入贯彻全面依法治国精神,我们建议有关方面适时提出相关议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

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对普通纪念币发行计划进行调整。专访朱征夫

为何四次将矛头对准收容教育

收容教育和收容遣送、劳动教养三项制度中,后两项已成为历史名词,而收容教育制度也开始松动,国家层面对此有了明确回应。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此前曾三度呼吁废除收容教育,今年他又提出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就此对其进行专访。

北青报: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收容教育制度的?

朱征夫:我是2014年第一次提出要废除这个制度的,2016年和2017年又提了两次,不过这三次都是从废除收容教育制度的角度来提的。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到了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权威。受这个启发,我今年提了关于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的提案,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是否符合宪法和立法法的规定进行合宪性审查,比如宪法第五条规定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原来我提废除建议的时候,提案都交给了有关部门处理,现在是交给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处理,两者的承办单位不一样。

北青报:全国人大法工委方面有跟您联系吗?

朱征夫:今年全国人大法工委备案室曾去广东调研,我参加了那场座谈,除了我之外,广东省公安厅、省卫计委、防疫部门相关人员也在座谈现场。

为什么请防疫部门的?因为不赞同废除该制度的人认为,该制度有利于防止性病传播,遏制不良风气蔓延,维护社会管理秩序等。

北青报:为什么您如此关注这个制度?

朱征夫:在外界看来,法外之刑基本有三个,即收容遣送、劳动教养和收容教育。我之前一直关注劳动教养制度的废除。

2003年8月,我作为广东省政协委员,写了《关于在广东省率先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提案》,到了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终于决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那个任务完成了之后,就轮到收容教育制度了。

在我看来,收容教育就是对卖淫嫖娼人员的劳动教养,不过,与劳动教养相比,收容教育的法律效力更高。劳动教养基本上是以公安机关为主制定相关规则,但是收容教育制度有全国人大作的决定,以及国务院1993年9月4日发布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

北青报:您为什么要建议废除?

朱征夫:收容教育制度违反了宪法的相关精神,它违反了依法治国、尊重和保障人权,还违反了法制统一的相关规定。

立法法第8条第5款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收容教育制度有法律效力,它主要依据的是《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但是全国人大的决定不是立法法中所讲的法律。

立法法第9条规定,本法第八条规定的事项尚未制定法律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但是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除外。换句话说,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不能授权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而收容教育制度主要就是靠国务院的相关办法规定具体程序和做法的,它超越了立法法规定的国务院的立法权限。

北青报:收容教育制度有什么缺陷?

朱征夫:收容教育制度打乱了刑法、行政处罚之间的秩序。刑法对轻微刑事犯罪的处罚,有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六个月以下的拘役、不予关押的管制,还有定罪免刑的规定。收容教育针对的卖淫嫖娼行为是行政违法行为,并不是犯罪行为,却可以限制人身自由六个月到两年,其限制人身自由的期限比对犯罪行为的处罚还长。

此外,《行政处罚法》规定了各种行政处罚方式,比如警告、罚款、拘留等,可是并没有将收容教育处罚纳入,但收容教育本身又是比较重的行政处罚,这就矛盾了。

《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卖淫嫖娼也有相关规定,本身法律就规定了处罚方式,为什么还要加收容教育这种处罚方式?

北青报:现实情况中关于收容教育制度运用得多吗?

朱征夫:其实劳教制度废除以后,大家的法制意识提高了,也知道程序公正、立法的依据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老百姓对这一制度的质疑也比较多,执法机关也会觉得制度存在缺陷。所以,现在其实用得相对少,我注意到,有些市一年也就十几宗相关案例,有些市现在根本就不用了,它因为存在程序上的问题,容易被某些权力滥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