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朱苏权和潘小娴二人均是中文系出身,她问梁车长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2020年1月11日 - 主页

  在车辆行驶的途中,两位热心乘客一直照顾着晕倒的女乘客,她手脚冰凉,梁师傅听到两位热心街坊反馈的情况后,马上将车上的空调关闭。可在车辆行驶的途中,陈女士还是浑身冰凉,两位热心乘客询问梁师傅有无衣物可以给她盖在身上保暖。

  白云山的花草风物,夫妇俩再熟悉不过了。多年前,朱苏权随友人爬山,顿觉身心舒泰。尝到游山乐趣后,他便萌生了念头:携家人一起造访白云山,赏花观物,回归自然。

  女乘客腹痛想去医院 下车就晕倒在站台

  朱苏权说,近二十载的爬山经历,让他真正懂得了爬山的“真谛”:回归大自然,快乐学习。

  前日下午3时40分左右,梁师傅驾驶着528线车辆从广卫路总站开往下新村总站方向,车辆即将行驶到三元里站时,一位20多岁的女子走到梁车长的身边,她问梁车长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她说自己肚子很疼、很不舒服,想要下车去医院看医生。

  最开始,爬山纯粹是娱乐活动。和普通游客不同,潘小娴说,他们家游山是“探险模式”,专挑险远的小路走,寻觅山间野趣。

  梁师傅从后视镜看到后,立即下车来到这名女乘客的身边,他不停按掐她的人中,女乘客微微睁开了眼睛,但整个人还是没有清醒过来,也没有回应梁师傅的问话。梁师傅当机立断决定送她去附近的医院就医,此时有两位好心的乘客帮着梁车长一起将女乘客抬上了车躺好,梁师傅将车上的乘客安排到下一辆528线车辆后,立即“飞车”送她去医院。

  结合前面十几年爬山赏花的记忆,和近几年系统的记录,朱苏权策划,妻子潘小娴执笔,儿子担任摄影师,最终按白云山四季划分,出版了《云山花事经眼录》。即“春色”、“夏影”、“秋韵”、“冬彩”四册,记录了128种花草植物,详解其在白云山的生长分布、背后的文化意蕴、食用药用价值。

  幸运的是,梁师傅很快将车开到医院并让两位热心市民将女乘客送去就诊,女乘客经过抢救脱离了危险,而梁师傅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就继续回到了线路上继续营运。当时车上参与救人的乘客赵先生笑称,自己搭公交车十多年来都没看到过有司机光着膀子开车,“这次真是第一次见,但背后的故事也特别温暖。”梁师傅事后说,自己当时很担心那位年轻女孩的安危,所以情急之下才脱下衣服,如今得知她已经脱离了危险,自己也觉得非常开心。

  终于,前方豁然开朗。出口处竖着一块石碑,上书:“广州市界,中华民国十九年立”。一家人面面相觑,“好有成就感,我们竟然徒步走出当年广州市的地界啦”。此后一段时间,全家上白云山,都喜欢走这条小路,“走得两腿发软,但走得满心欢喜”。

  “当时司机把上衣脱下来还继续开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举止不雅呢,其实知道背后故事的人都忍不住点赞。”5月7日下午4时左右,广州公交集团三汽二分公司528线路车长梁庆志赤着上身驾驶车辆,不少车上的街坊惊叹之余纷纷点赞。原来,他的工作服盖在车上一位昏迷的女乘客身上,当时这名年约20岁的年轻女子晕倒后全身冰冷,他脱下工作服给女子盖上,并将她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

一家人合著的四册《云山花事经眼录》。

  梁师傅告诉她,一会可以在三元里下车,那里有家医院比较近,可以去那里就诊。车辆到达三元里站后,乘客陈女士从前门下了车,可刚下车走了两步,她就晕倒在了站台上。

  旁听的学生多了,逐渐有人向朱苏权要课程教材。“学生有需求,自己又有深刻的体验,这也是我们家20年爬山的总结。”五六年前,他正式操持起了策划编撰“云山花事”的工作。

  于是在车辆等红灯的时候,梁师傅走到乘客的身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盖在她的身上。他自己则赤着上身回到驾驶位继续驾驶着车辆赶往医院,于是在广州的街头出现了赤着上身开车的一幕。

5月26日,朱苏权、潘小娴夫妇在白云山签名售书之余,漫步山林。

  梁师傅说,当时关掉空调后,公交车内温度还是比较高的,可是这名女子还是全身冰凉,“实在找不到可以盖的东西了,我当时一闪念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

  做课题时,朱苏权手上积攒的资料更加丰富了,便顺势在学校开设了一门“文化植物鉴赏”公选课。结合白云山和校园花草,专门讲解古典文学作品中常见植物背后的文化内涵。不少学生慕名前来旁听。

梁师傅工作照

  梦想家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亦旻 通讯员赵瑞娟

  朱苏权和潘小娴二人均是中文系出身。上世纪80年代,朱苏权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在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教唐宋文学。妻子潘小娴现在是作家。

  晕倒女士浑身冰凉 情急之下脱下工作服

  全家迷路曾走出“广州地界”

  “这是曼陀罗,山里有几百棵,最显眼的就是这一棵。”五月时节,白云山山顶广场“云潺”边上,刚过盛放之势、稍有颓意的白色曼陀罗,引得三三两两游客驻足。朱苏权和妻子潘小娴在一旁观赏,顺带向身边游人细细介绍。

  似懂非懂的小朱回家后,在卧室写下三句话:“生活是不完美的,梦也是不完美的,只有笔下的文章是完美的。”年幼的小朱朦胧中,似乎也把文字当成了出口。四五年级时,小朱创作了一两万字的科幻小说,“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一次,全家经过健康路旁大片种植的豆蔻时,朱苏权为儿子讲起了豆蔻背后的诗句———“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杜牧诗里的“豆蔻”多指十三四岁的少女,正值青春年华。可眼前的豆蔻却枝长叶硕、花朵拥挤结实。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朱苏权策划、潘小娴执笔、儿子小朱摄影,一家三口合作记录了白云山128种花草植物,结集编撰了14万字的《云山花事经眼录》。

  对朱苏权来说,这确实是个很长的念想,“我们一口气写四本,其中的坎坷,不是三两句能讲清的,反正是非常艰难”。

  摄影:南都记者何玉帅

  朱苏权在大学课堂开设5分钟“跟着唐诗去赏花”课前栏目,备受学生好评。

  每周爬山前,夫妻俩把小朱要背的《千字文》和诗词节选打印出来,从上山开始,一字一句解释给孩子听。途中,若恰好遇到和诗词相呼应的自然景观和人文风物,也会停下细细讲解。

  此后每次爬白云山,全家必带两样东西———相机和纸笔。儿子小朱爱好摄影,负责拍照;父亲朱苏权,负责详细记录所见花草的地点、数量、开花时间、结果情况;妈妈潘小娴,则专心赏花,记录林间趣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