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存储在中国的密钥将专门针对中国用户的数据,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

2020年4月4日 - 工程案例

存储在中国的密钥将专门针对中国用户的数据,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20年,他们的队伍壮大到70多万人

28日,美国苹果公司将把中国内地用户的iCloud服务交由中国互联网服务公司云上贵州运营,相关数据也将迁移至该公司。有外媒和所谓人权活动人士渲染称,这是苹果公司首次将密钥存储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或许会影响中国用户的数据隐私并产生人权问题。一名接近云上贵州的知情人士25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用户完全不用担心数据安全,密钥始终属于苹果公司。

1999年,福建南平率先推出科技特派员制度,并很快辐射到全国。如今,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科技特派员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来自苹果公司的消息说,可以解锁中国用户iCloud数据的加密密钥正在转移至中国存储。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它必须遵守去年出台的中国法律,这项法律要求为中国公民提供云服务的公司必须是中国公司且数据必须存储在中国。去年7月,苹果公司宣布与云上贵州开展合作,为中国用户建立新的数据中心。

“他们作为振兴乡村经济的创新力量,既是创新主体又是科技经纪人,更应成为乡村的创业带头人。”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美国《华尔街日报》说,苹果公司提到的密钥是由随机字符组成的复杂字符串,可以解锁用户存储在iCloud中的照片、笔记和消息,此前苹果公司只将密钥存储在美国。路透社称,这意味着任何试图访问中国用户iCloud账户的政府或执法机构都需要通过美国的法律体系。如今,中国当局将可以通过法律命令要求苹果提供iCloud账户中的任何信息。“美国之音”则声称,人权活动人士担心,在苹果把iCloud数据和密钥交给中国后会产生更糟糕的人权问题。

打通科技兴农“最后一公里”

“这种合作并不意味着中国政府会掌握任何用户数据的‘后门’,加密密钥只有苹果公司掌握。”苹果公司回应质疑说,存储在中国的密钥将专门针对中国用户的数据,中国政府不能要求苹果使用它们来解密美国等其他国家的数据。上述接近云上贵州的知情人士25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只有在满足相关法律监管要求,比如为打击犯罪,公安部、省公安厅在提供合理的证据请求的时候,云上贵州才会依法执行程序,把要求提供用户数据的请求发送给苹果公司,“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地透露用户数据”。

在食用菌大县福建省古田县,针对产业发展存在的菌业科技和加工水平不高,加工贸易缺乏龙头企业,菌种品质得不到保障等问题,福建农林大学和县政府共建古田菌业研究院。

苹果发布的透明度报告显示,自2013年年中到2017年年中,苹果共收到176项来自中国政府的请求,但并没有提供任何用户账户内容。相比之下,苹果在同期收到8475项来自美国政府的请求,并提供了2366项美国用户的账户内容。

依托这一平台,由院长、福建省食用菌产业重大农技推广服务体系首席专家胡开辉领衔的科特派团队,通过与古田企业的合作、对接,在当地示范推广真姬菇、银耳等栽培关键技术,使全县食用菌技术总体水平实现质的飞越。

“这种报道是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双重标准”,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秦安2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数据是网络时代国家的核心资源,加强对本国的数据管理和数据安全保护是全球范围内的大趋势,美国等国家都不例外。“作为主权空间的一部分,中国需要加强对网络空间的维护,只有国家层面上的安全有了保障,才会有保护公民隐私和人权的基础。”秦安认为,根据中国逐渐完善的网络空间法制体系以及世界各国网络空间管辖的普遍做法,应该有更多的跨国公司采取和苹果公司类似的行动,以符合所在国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需求。

胡开辉说,如今真姬菇工厂栽培单产由400g左右提高到500g以上,单袋产量提高了20%以上;而银耳单袋干重由原来的90g提升到120g。真姬菇与银耳关键配套技术的应用显著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提升了企业在行业中的竞争力。

编辑: 王仕伸

在胡开辉看来,正是科技特派员将实验室建在田间地头,打通了科技兴农的“最后一公里”。

夏学民认为,科技特派员将最先进的农业技术、食品技术和管理经验,直接注入到乡村企业,让优质农副产品成为更加环保、更加安全的高附加值食品。

“科技特派员的主要职责是价值再造,准确识别城里人的需要,精准帮扶乡村企业的产品准确定位,尤其是要‘穿针引线’导入适用实用技术,开展先进技术转移,将科技系统的生产力转移中心向乡镇下沉,向田间地头下沉。”夏学民说。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杨富裕说,科技特派员可以全面参与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其中,产业兴旺是重点,科技特派员带着新品种、新技术下乡创新创业,可以为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提供积极服务。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助力人才队伍建设

“乡村振兴基础在村,村级发展关键在产业,产业发展急需人才。”安徽省潜山县黄铺镇黄铺村党委书记王绍南说,做好农村人才的培养与引进,是推动乡村振兴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为村干部,王绍南对农村基层人才短缺有着深切体会。“一是找不到人才,二是引不进人才,三是留不下人才。”王绍南说,村级缺乏有效渠道,即便拿出优惠政策,也不知道到哪里能招到人才;村级吸引力不够,愿意到农村干事创业的人才少;村委会是村民选举产生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人才到村进不了“两委”,无编制、无身份、无职务,难以安心工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