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患者一定要遵医嘱是否需要服用阿司匹林,静待上级部门的行动指令

2020年1月12日 - 工程案例

  央视网消息:近一段时间,网络经常出现各种夸大使用阿司匹林的文章,有关专家指出,目前使用阿司匹林存在很多误区,一些患者盲目崇拜阿司匹林,存在不该用乱用的现象,专家指出,阿司匹林也有很多副作用,可导致消化道出血和脑出血。因此,要正确使用阿司匹林。

张建水在辖区进行治安巡查,与群众沟通。受访者供图

  专家介绍,阿司匹林诞生于1899年,最早作为止痛药广泛应用在临床,后来发现阿司匹林可以抑制血小板的聚集,预防血栓形成,现在更多被应用在心血管疾病的防治。

  最近,《破冰行动》刷爆网络,这部由真实案例改编的电视剧,用艺术的手法很好地还原了现实,斗智斗勇的破案戏、激情十足的抓捕戏让观众大呼过瘾,不少年轻人甚至跃跃欲试也想成为警察做英雄。

  北京安贞医院药事部主任林阳:对于已经出现心脑血管疾病的患者,比如脑梗塞、心肌梗死,口服阿司匹林能够有效的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复发,对于有冠心病家族史,糖尿病、高脂血症、高血压肥胖、吸烟或者年龄大于50岁的患者,按医嘱,口服阿司匹林也能够降低发生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

  在实际工作生活中,由于禁毒案件牵扯面较大,大部分案件都是由专门部门专案专办,而基层派出所民警更多时候解决的是群众身边的小事。惠东平海派出所警长张建水则是一位无论大案小案都解决得非常出彩的基层刑侦民警,无论是面对偷车贼,还是制毒犯,他均以同样的责任心对待,这份责任心也让他成为惠东公安系统内的“破案能手”。最近,因为侦破一起制毒贩毒案,他被上级部门推荐立功嘉奖。

  专家也指出,阿司匹林并不是“神药”,阿司匹林在治病同时也有可能导致出血等严重副作用,有严格的用药指征,患者一定要遵医嘱是否需要服用阿司匹林。

  高速路上演警匪追击“大戏”

  北京安贞医院药事部主任林阳:如果有阿司匹林过敏史、阿司匹林哮喘、正在发作的胃肠道出血和需要治疗的消化性溃疡,以及在过去6周内有颅内出血等情况不要服用阿司匹林。

  2016年8月30日凌晨3时,惠东白花某二手车店铺灯光若隐若现,在这里打工的毒贩嫌疑人黄某还未休息。几百米外,两辆警车已守候多时,车里的张建水和4位同事静默无语,不时看看手表,静待上级部门的行动指令。

  专家强调,用药过程中,如出现皮疹或过敏反应应停药;用药后,如发生哮喘应立即给予扩张支气管的药物及吸氧,然后停药;用药后,如出现胃肠道出血或溃疡,应停药。一旦发现贫血或者大便发黑应及早就诊。长期服用阿司匹林最好每3个月到医院做一次大便潜血的检查。

  或许是反侦察的敏感,也或许是毒瘾发作,疑犯黄某向外望了望,感觉情况有点不对,起身来到屋后,启动汽车,然后发疯一般冲了出来。

  “追!”张建水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两辆警车拉起警笛,一路尾随。一边追,张建水一边打电话请求支援,“疑犯冲卡白花高速路口,请求立刻拦截!”

  后半夜的村镇路上几乎空无一人,这场警匪追击“大戏”没有观众,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背景音乐,只有三辆飞车奔驰而过的呼啸声。

  终于,在追击了6公里左右,黄某被高速路上设卡的警车拦下,还存有侥幸心理的他,妄想紧闭车门给警察增加困难,但禁毒坚决的张建水毫不犹豫,砸开车窗,黄某只好乖乖就范。

  这场追击“大戏”的起因要回到3个月前,5月12日上午,张建水像往常一样来到所里值班,他接到了来自当地某村村委的报案电话,称有村民怀疑后山有人私自制毒,请他们来抓捕。张建水马上组织人员来到现场,但此时,犯罪分子早已逃之夭夭,只遗留下了制毒工具如发电机、水桶和辅料等。

  这是他从警20年来第一次在辖区遇到制毒案件,但根据多年刑侦经验,在对现场遗留的物品分析后,他判断这伙犯罪分子离开时间应该不久。他立刻汇报上级禁毒部门,并对现场进行了封锁。由于有效证据过少,且当时惠东禁毒缴毒案件较多,深入的侦查任务安排给了张建水负责。

  “调监控录像,一辆一辆查!”担心错过最佳侦查时期,接下来的三天三夜,张建水和几名协警不分昼夜地排查可疑车辆及人员,生怕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天,张建水终于锁定了一辆后半夜往来特别频发的可疑车辆,经过大数据查询发现,这辆汽车车主还曾有过贩毒案底。但他很清楚地知道,这样的制毒案件绝不会一人作案,他再通过这辆车的信息顺藤摸瓜,又发现了其他三辆可疑车辆,最终排查出了人员身份信息,犯罪团伙的组织框架有了雏形。

  动员毒贩家人劝其自首

  随着惠东县毒品犯罪收网的统一抓捕行动开启,第一名犯罪嫌疑人黄某落网。张建水主动请求参加审讯,在他周密严谨的询问下,疑犯接连供认出了犯罪集团的全部犯罪事实。其他几名毒贩在得知同伙被捕后,纷纷闻讯潜逃,一直不敢回家露面。如何把这几名疑犯拿下?张建水打出了亲情牌。

  “往往参与制毒贩毒的人,家里都很穷,身上没钱,是没办法长期在外逃跑的。”张建水把犯罪嫌疑人的经济和心里情况摸得很透。2016年中秋节前夕,他亲自来到其中一名疑犯家里做动员。

  “家徒四壁,只有他的老母亲在家。”来到后,张建水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毒贩80多岁的老母亲走路都有些颤抖,面对儿子犯罪的事实,她有些不能接受,甚至不敢接受,直到外出做工晚归的儿媳回来,含含糊糊确认了疑犯不正常的表现,一家人才恍然大悟。

  “主动投案自首,可以争取从轻处罚。”经过张建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思想转化工作,疑犯家人表示主动配合。9月20日左右,家人陪着疑犯来到平海派出所自首,闭关如实交代了参与制毒的违法事实。

  接下来几名毒贩,在张建水的连续侦察追踪下,也纷纷落网。2018年4月4日,随着最后一名毒贩的落网,历经近3年的“5·12”制毒案圆满告破,从制毒、贩卖,再到运输毒品的整个链条的涉案成员悉数落网,由13人组成的制毒贩毒犯罪集团正式浮出水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