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女友来接朱敏一起去参加国考,对仍在罚站的小杰道歉

2020年4月18日 - 主页

22日早上7时许,广州海珠华洲实验学校14岁的学生小杰被体育老师赵某揪着头发连扇七八个耳光,导致“颈椎部分脱位”。目前,校方已向小杰道歉,并将支付小杰的全部医药费,而涉事体育老师赵某期末或将遭解聘。

闽南网11月27日讯
“考不上公务员,别想做我女婿。”25日,26岁的朱敏6点不到,就被女友母亲的这句“名言”惊醒。这天是“国考日”,2013年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国家公务员考试正式开考。

昨日下午,记者在中山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二楼骨科病房里见到了脖子上戴着护颈的小杰。小杰说,11月21日,他像往常一样,早上6时半坐上校车,跟同学们一起去学校。他和一个同学在车上高声聊天,被跟车的体育老师赵某批评了,要他遵守纪律。

7:30左右,女友的车子来到他的出租楼下。银灰色的车子,乍看不起眼,LOGO是一个B字。宾利,市价500多万元。女友来接朱敏一起去参加国考。女孩说,父亲做了点“小生意”,自己也开了家“小店”,根本无心考公务员,纯粹是来为男朋友陪考的。“我们是大学同学,我妈嫌他是外地人,家里条件也一般。说他做不了富二代、官二代,好歹也要自己赚钱厉害,或者做公务员。”

“老师第一次批评完之后,我一直都是很小声地说话,都是前面的同学在大声说话。小杰说,赵某每次听到有人说话就会扭头警告他俩,三次警告后,再次有人说话,赵某直接冲过来打了他俩的头一下,并罚他俩于次日在校门口罚站1个小时。

朱敏告诉记者,自己学的是理工科,专业成绩很好。为女朋友到了宁波。一开始在企业做,因为女友母亲的要求,后来考进了事业单位。“她妈其实不嫌我穷,觉得我人也蛮好,平时待我也蛮好。就是觉得我工作不好,事业单位还是不稳,公务员最稳,是真正的体制内的”。

22日早上,小杰刚下校车,就被赵某罚站。小杰说,路过的同学有人嘲笑他,他就回了一句粗口。“可能老师以为我在骂他,就过来抓住我的头发,打了一巴掌,问我刚才说了什么。”小杰表示,被打后他坚持说自己没骂赵某,但赵某并不罢休,揪着他的头发连扇耳光,“一直打左脸,最后我都蹲在地上了,他还打了我几巴掌。”

这已是朱敏第三次参加国考,此前还参加过3次地方公务员考试。“入围过两次面试,一次被刷下来了。还有一次面试成绩也可以,我妈说那是个清水衙门,没啥出路,最后放弃了。”女友抢着说。

后来因为赵某还要去跟校车,于是放开小杰走了。一个小时后,赵某跟车回来,对仍在罚站的小杰道歉,说是因一时冲动才打了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