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香港也曾捐款,但旅游法的出台为门票价格制定设置了

2020年4月26日 - 企业文化

近日,少数港人以“内地善款缺乏监督”为由,在四川雅安地震灾民亟待援手之时,发起所谓“抗捐运动”。24日,香港特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就特首梁振英建议拨出1亿港元,注入赈灾基金捐助给四川省政府举行拨款赈灾特别会议,但经过两小时辩论,该次会议由于议员黄毓民对于捐助意见分歧较大而流产。此事在香港引起巨大反响。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28日表示,希望立法会尽快通过赈灾基金拨款,以援助四川雅安地震受灾群众。

日前,经过30年酝酿的中国第一部《旅游法》出台,景区门票价格等问题再一次成为讨论焦点。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韩玉灵今日在做客中新网《新闻大家谈》时表示,就目前国家经济发展的水平,完全取消景区门票收费还不现实,但旅游法的出台为门票价格制定设置了“天花板”。

有人为拒绝捐款找理由

韩玉灵说,《旅游法》规定通过公共资源来建设景区,这就决定了景区的权属是公共资源,属于国家和人民的,应该让大家不买门票去游览。但景区的门票经济是一个历史阶段的现象,和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水平,和社会进步程度密切相连。她认为,中国的门票经济有一个发展的过程,现阶段不太可能把门票全部取消。

与汶川地震时全港上下一心赈灾相比,这次却多了些许波折。近日,香港少数人担心特区政府“慷港人之慨”,善款却被挪用。甚至有网民发起“一毫子都不捐”运动。一些反对派团体也对拨款态度有所保留,理由是“难以保证捐款全部到达受灾民众手中”。还有个别议员提出修订案,建议把1亿港元拨款全数交予非政府组织及志愿机构,或者购买物资直接援助灾区民众。

韩玉灵表示,景区的门票并不是由旅游管理部门或者《旅游法》来确定,门票的制定是由当地政府或当地的价格裁量部门出台。《旅游法》的出台是增加了一道屏障,不仅要遵守相关的价格法,要当地政府有这个权力,更重要的是还得要遵守《旅游法》。

少数反对捐款的人还称,“内地现在有钱了,港人不需要捐了”。香港舆论认为,受捐对象是否有钱不应是捐款的必要条件,2011年日本大地震,香港也曾捐款,日本很有钱,为何那时不提出异议?

香港《文汇报》26日发表评论文章,将此事上升到政治高度,认为反对派以内地善款缺乏监督为由,在地震灾民亟待援手之时发起所谓“抗捐运动”,其实是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其本质是要将赈灾政治化,其实质是“反国教”的延续。

不要让怀疑阻碍赈灾款

有人看重所谓公开透明、监管制衡的制度建设,有人更在乎“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人道精神。香港社会的多元性就体现在这里。香港《南华早报》发表社论认为,“不要让怀疑阻碍抗震援助”,立法会议员应该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对抗滥用善款行为,而不是拒绝捐赠。如果政府的拨款申请被否决,则会“发出香港拒绝对灾区伸出援手的错误信号”。

林郑月娥也晒出自己的亲身体会。汶川大地震后,她看到四川在和香港的援建合作过程中,建立了对制度的重视,也明白了“香港制度的严谨性和公开问责性”。有媒体观察到,特区政府四川重建组提交给立法会的报告,条分缕析,可谓“每一分钱用到哪里都看得见”。

香港资深媒体人梅斯也站出来表示,莫因少数港人抵制捐款而寒心。有媒体宣称“援建工程一半不合格”。这其实是2011年6月香港某报的一篇报道,内地媒体曾以《香港援建四川竣工项目全合格“六成不合格”系误读》来澄清。特区政府四川重建组负责人也认为,那是不实报道,“以偏概全,无视工程的整体质量和相关整改措施,误导公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