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既然手淫等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几人不仅强迫刘某学习传销理论

2020年5月2日 - 企业文化

昨天在庭审过程中,作为这个小团体管理者的姚某称:“我也是被别人骗来的,在杭州工作时听收音机听到有赚钱的机会就到宁波来了。”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张某更是在法庭上试图给法官“洗脑”:“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我们是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我有我的权利我有我的自由,我们只有不断发展下线才能赚得更多的钱。”

既然手淫等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几人不仅强迫刘某学习传销理论。组织“打飞机”者是否属“组织卖淫罪”?广东省高院称,刑法上涉及卖淫的罪名只有组织、容留、胁迫卖淫等罪名,既然手淫等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那么其组织者更不可能构成组织卖淫罪。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不能随意定罪量刑。对该类行为应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打击。

2013年1月底,刘某受到姚某、张某等五人邀请一起去绍兴游玩。结果被骗至江北区某村一暂住房内。在那里,几人不仅强迫刘某学习传销理论,更用言语威胁乃至殴打等方式限制他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盯着他。

闽南网7月5日讯
由广东南海某案件引发的手淫服务是否犯罪的争议尚未平息,顺德传出某沐足店突然增加“打飞机”服务招徕生意,培训女技师“打飞机”,再度引发了公众的疑问。广东省高院前日回应,既然“打飞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则其组织者更不可能构成“组织卖淫罪”。

刘某曾试图逃走,但每次被发现后都是一顿拳脚。整整21天后,刘某才通过答应姚某等人以2800元购买产品为由重获自由。离开“组织”后,刘某立刻向当地公安机关求救。

沐足店增加“打飞机”服务是否属卖淫?广东省高院称,类似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卖淫”,但却属于治安管理处罚范畴内的“卖淫”行为,即属于违法但不犯罪,应由公安机关给予治安处罚的行为。而据了解,治安管理范畴内的“卖淫”行为,可被处以最多拘留15天、罚款及劳教等处罚。

不久之后,姚某等人被抓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