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昆明市长李文荣在他的新浪微博@昆明市长中反思了

2020年5月7日 - 企业文化

闽南网7月29日讯
审计署官方网站28日发布消息称:“近日,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此前,审计署已先后两次组织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了审计。业内人士认为,这次审计署并未强调“地方”,预计将对中央和地方政府性债务首次进行全面审计。

7月22日晚11时46分,昆明市长李文荣在他的新浪微博@昆明市长中反思了“7·19”昆明内涝。这条微博引起了网民和市民的关注。截至目前,该微博被评论685条、转发577条,并且这一话题还在升温。

之前有消息称,国务院26日下午发特急明电,要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审计署暂停所有项目开始培训,本周进驻各省市。

@昆明市长说:“此次昆明主城局部区域淹水,确实暴露出我市地下管网规划建设滞后和城巿基础设施的脆弱。我们已就城市地下管网建设进行反思,并对水淹点逐一排查,分析原因,科学整改。仔细体味网友们的‘拍砖’,其中饱含真情、寄予希望、更有期待,这将鞭策我们做好工作。”

2011年,审计署首次组织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了全面审计。审计发现,截至2010年年底,除54个县级政府没有政府性债务外,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共计107174.91亿元。

昆明一夜成水城

这次“普查”之后,2012年至2013年,审计署又组织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2011年以来政府性债务变化情况进行了“抽查”。审计发现,一些地方通过各种方式变相举债融资的现象较为突出。6月10日,审计署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的审计结果:36个地区2012年年底债务余额共计3.85万亿元,比2010年增加4409.81亿元,增长了12.94%。

7月18日晚至19日上午,昆明市遭遇强降雨天气,局部降雨量超过190毫米。暴雨使昆明一夜之间变成泽国,到处一片汪洋。昆明人在家门口看了一次“海”:城区主要交通节点大面积积水,交通几乎瘫痪。全市102个点片区被淹,部分小区积水严重,很多一楼住户全部淹没在水中,许多地下车库的车辆全部泡在水里,有的车长达50多个小时才被拖出来。人们上班要找个不被水淹的通道都很难。

审计显示,一些省会城市偿债率指标偏高,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有13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偿债率超过20%,最高的达60.15%。

昆明南北交通主干道北京路上的北站隧道积水达5米多深,是此次洪灾积水最深的区域。经400余人,50多台抽水车、抽水泵同时作业,36个小时后,才排出隧道中的积水32万余立方米。

这两次审计结果,审计署均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报告,也向社会进行了公告。

暴雨也使北京路成为了一条河。昆明地铁1、2号线工程北段遭到洪水袭击。洪水翻过在建地铁车站的防洪沙袋堤,涌入在建地铁车站,进入施工隧道,首期工程北段10个车站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施工单位、轨道公司一边围堵洪水,一边投入28台总功率121.8千瓦的大功力抽水机排水。目前,洪水对1、2号首期工程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尚在评估中。

今年6月,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报告时建议,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进一步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抓紧建立和完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管理和风险预警机制,实现对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全口径管理和动态监控。新华社
人民网

这场强降雨也让昆明机场被泡在了水中,跑道和停机坪积水最深处超过80厘米。由于机场地势较低,周围积水涌入机场,停机坪、滑行道等设施全部被淹,防护堤被冲垮100多米,机场一楼候机厅也遭到水淹。机场抢险队及武警等近200人,经过10多个小时的奋战,才控制住附近村庄的水向机场倒灌。昆明机场因此关闭近7个小时,100余个航班被延误,多个航班被取消,至少5000名旅客滞留机场。

暴雨同时导致昆明市17个小区的11215户居民停电,目前虽然已恢复供电,但昆明供电局还在组织抢修人员开展低压线路排查等工作。

从19日至今,各保险公司理赔查勘定损人员基本都是24个小时连轴转,受理暴雨过后车辆受损理赔事件。据不完全统计,当天昆明被淹的汽车超过3000辆。大雨还导致很多车主的车牌在积水中掉落遗失。连日来,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陆续收到老百姓捡到的机动车车牌571块。

据昆明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提供的消息,截至7月22日,强降雨共淹没昆明市77.29平方公里,受灾人口46170人,淹没历时49个小时,主要街道水淹最深处达4.5米,交通中断49个小时,供电中断8个小时,受淹房屋6696户、地下设施38000平方米,城区直接经济损失10280.75万元。

城市化发展迅速,地下管网建设滞后

“此次大雨显示,遇水必涝仍然是昆明的痼疾。很多年来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近几年新建和整治过的道路和社区,也仍然留下了遇雨即淹的病根。”昆明某建筑公司一位高管说。

“近几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但城市面对暴雨水灾的防控能力却极为脆弱。现代城市由于人口密度过高,导致水灾造成的损失也在不断攀升。”昆明市人大代表李春光说:“城市面积不断扩张,农业用地不断被开发为新兴市区,城市化加速地面硬化,由于城市表面是独特的不透水结构,随着城市的扩张,地面不透水的表面积也逐渐增加,导致雨水的下渗和汇流速度骤降,严重削弱了城市的防洪排涝能力。”

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思东也对城市化的过快发展表示担忧。

此次大雨中受灾最严重的是昆明市的北市区,这一地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后果,即降雨产生的径流远远大于过去。

“过去这个地方是土壤和植被,雨水下来后就会被涵养,所产生的径流是30%以下。但地面硬化后,径流水量最多会增加到90%,平均也会有60%~70%。”赵思东说,整个昆明城市化面积变大,即便同频度的降雨,所产生的径流也会变大。相比过去,假使下同样大的雨,现在城市被水淹的可能性要比以前高得多,有的地方甚至会高两倍。

正如@昆明市长所说:“此次水淹暴露出地下管网规划建设滞后和城巿基础设施的脆弱。”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全国采用的市政管网的设计标准都偏低,普遍采用“一年重现期”的标准,而日本的标准是5年至10年。虽然这么多年都在改造和建设,但由于改造标准维持不变,所以导致城市积水发生的频率比国外多。

昆明市防汛办的相关负责人也指出,“排水管网老化,淤积严重,部分管网管径、标高不配套,导致排水不畅,以及排涝泵站设备老化等是造成内涝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排水管理体制不顺、职责不明确也是造成内涝严重的重要原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