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对深圳医疗系统职务犯罪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一名检察官认为,中国式过马路调查

2020年5月11日 - 企业文化

新华网深圳12月20日电(记者付航)
近一段时间,“中国式过马路”的话题在互联网上引发了热议。网民们调侃,中国人爱闯红灯,“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由此引发的交通安全隐患令人担忧,背后更体现出规则意识的缺乏。

分析

相关新闻:中国式过马路调查:行人称大家都走就剩自己挺傻

一个人出事是“个人问题”,一群人出事是“制度问题”?

20日下午3时,在车水马龙的深圳华强路和红荔路交界口,市民吴涛揣着公文包,行色匆匆横穿马路。突然,马路两边哨声大作,吴涛停下脚步,愣住了。

在深圳“医疗系统反腐风暴”刮倒多名医院高管后,江捍平说出一句话:“一个人出事是个人问题,一群人出事是制度问题。”他认为,一群人出事,证明是现在的医药招标采购环节有漏洞。要想真正有效遏制腐败,必须从源头的招标采购制度上改革。

是路边的交警在对他示意——吴涛擅闯了红灯。根据深圳新近施行的《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将被处以20元的罚款或披上绿马甲协助执勤30分钟。“都是因为开会迟到。”吴涛叹气、摇头,跟随交警出示身份证,缴纳了罚款。

对深圳医疗系统职务犯罪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一名检察官认为,医疗系统职务犯罪涉案主体一般都是单位、部门的“一把手”,他们文化程度普遍比较高,在医药卫生部门工作的时间较长,社会阅历深,生活经验丰富,心理素质好,作案手法比较高明,反侦查能力强,作案的隐蔽性较强,罪行不易暴露。联想起江捍平的“被调查”,颇有几分意味。

作为回应,中国各地相继开展大规模的“闯红灯”专项整治。北京市公安局12月6日起发起全市范围内交通、治安、环境集中管理整治专项工作。深圳交警的整治行动于12月13日、18日已经开展两期,20日是第三期。

该检察官认为,权力过分集中、缺乏有效的民主监督制约机制,这些“制度”的问题,正在引起社会重视。他同时表示,领导干部个人自律的问题也不可忽视。一些医疗卫生系统领导干部曾经是单位、部门的先进模范,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人生追求的真正价值产生模糊,尤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导致一部分人出现了一些明显的扭曲心态:一是攀比导致的失衡心态,二是你捞我也捞的从众心态,三是自以为有功的补偿心理,四是自作聪明的侥幸心态。

交通协管员曹兵是在华强路的执勤人员之一。他介绍,违规市民总是会找各种理由来推脱,“没看见红灯”、“路上反正没车”、“我赶时间”,对接受处罚不情不愿,协助执勤简化成罚站。记者还亲眼见到一位闯红灯市民要强行突破交警的拦阻并与交警一路推搡。

该检察官相信,没有广大医疗人员遵守法律的高度自觉性,没有坚守在良好道德与修养之上的自我约束,要遏制腐败始终将是“空中楼阁”。

这类专项整治行动在各类街头执法中,如整治吸烟问题、卫生问题,曾多次运用,效果各异。至于短期内专项整治的效果,交警们坦言,“暂时变化不大”。统计显示,20日的整治行动,31个执勤点在两小时内查处了377起闯红灯行为,平均每个执勤点每小时查处6人,18日的平均数字为4人。

连振辉VS江捍平

至于为何效果不佳,一个重要原因是市民们普遍有“法不责众”心理,“凑够一撮人”就走,交警们限于人力,只能干瞪眼。长期下来,惩处的威慑力自然就减弱。在人流往来更加频密的华强路与振兴路交界口,就未设执勤点,“那里抓都抓不过来!”有交警说。

提到近年来落马的卫生系统“一把手”,就不能不回顾2006年被查处的罗湖区卫生局原局长连振辉受贿案。分别为市、区医疗行政系统“一把手”,我们或可从连振辉的落马轨迹中,找到江捍平的身影。

还有专家提出,“中国式过马路”不能全怪行人的素质,交通信号灯中红灯时长超过行人忍耐限度,也是原因之一。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相关课题组曾建议,交叉口信号让行人等待时间不宜大于80秒。不过,深圳多个路口红灯超出这一数字。

关键词1:长期“占位”

“完全依靠专项整治行动成本太高,效果难以持续。”同济大学副教授唐克双认为。光是华强路口的执勤点就安置了超过十名交警和协管员,人工消耗之大显而易见。更应从教育与交通规则改变着手,进行长远的规划。

连振辉:“受贿史”长达10年

(原标题:中国一些城市大力整治“中国式过马路”)

在案发之前,连振辉就任罗湖区卫生局局长,并在罗湖区卫生局呆了二十几年,从小科员登上局长宝座,建立起了一局之长的特权,独断专行,成了罗湖区卫生局的“土皇帝”。

连振辉的特权体现在大权独揽上,他一人独揽人事、计划财务、社会医疗等几项热门工作。其中,社会医疗和人事调配这两项工作,几乎成了他的专利权。因此,想调动的人、想搞社会医疗的人就要去求他,必须投之以“红包”。自连振辉任局长以来,审批了30多个个体诊所,收受了十几个私人诊所老板的贿赂。

江捍平:在深圳医疗系统近20年

据报道,1994年,怀揣着亲手建一所医院的梦想,江捍平放弃了内地正处级干部的待遇南下闯深圳。在深圳医疗系统工作的近20年中,他从南山医院院长一直干到市卫人委领导。

关键词2:工程建设

连振辉:工程建设受贿上百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