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至于罗睺安排为骗局一事的话题,从上世纪80时期早先就有行家提出迁都的思量

2020年5月13日 - 主页

学者建议中国迁都首选湖北西部

昨日,大河报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火星计划”爱好者团队交流平台的创建者杨诗朦。他为记者出示的“火星一号”发起人之一诺伯特最新回复显示,截止到2013年5月19日,超过1.2万名中国人已经注册为火星一号网站的用户,但是并不是所有注册的人都交钱了,组织者也不会透露有多少人已经付钱。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学者提出迁都的设想。1980年,首都经贸大学的教授汪平提出将首都迁出北京。四年后,中国社科院的黎鸣向中央递交了迁都计划书。这些民间意见都没有下文。2000年,《经济参考报》发表了方可的《北京城会被迫迁都吗?》,这是迁都问题在官方媒体上少有的亮相。在那之后,梅育新、胡星斗等学者在网络上发表了关于迁都的研究成果。迁都不仅要拯救陷入各种城市病的北京城,而且希望通过迁都来解决一些根本性问题。胡星斗在《关于迁都的建议书》中认为,新建一个小型政治首都有助于政治与经济分开,铲除政经结盟、钱权结合的腐败现象。

杨诗朦:11美元也就是69元人民币,能买到的也许就是一餐饭,而通过火星一号我结识了很多同样有航空梦的朋友。为了准备火星一号接下来的活动,我已经开始锻炼身体、学习英语和查阅航天知识。即使火星一号是假的,我也收获了健康的身体、英语技能和航天方面的知识。每个人都有追求,我喜欢航天,我有航天梦,我愿意为它买单。

《大西洋月刊》在谈到中国的迁都问题时说道:“迁都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需要审慎考虑的问题。中国历史上,迁都意味着剧变和潜在的王朝更替。只有当自身政权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皇帝才会决定迁都。”汤爱民并不完全同意:“在中国历史上,主动的迁都能让国家获得新的发展,那些伴随着巨变和王朝更替危险的迁都多数是被动的。比如,抗战时期,国民政府从南京迁往重庆。”

对于大河报记者提出的火星计划是否为骗局疑问,“火星一号”组织者回应,现在的工作正在稳步推进,当然,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计划我们还没有具体的进程时间表。

1953年《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要点》提出要将北京建成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一直到现在,不断叠加的功能压得北京喘不过气来。1973年,《北京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出台,定下了二环、三环、四环、五环的“摊大饼”发展模式。之后发展的CBD又都集中于二环、三环之间,为疏散中心城市压力而兴建的卫星城镇最后都成了睡城,然后便是恶性循环——城市轨道交通虽然越修越多,但是公共交通越来越挤,地面交通越来越堵。现在北京的城市问题都是在为过去的错误决策埋单。

“这25名公布的中国报名者是目前通过报名审核并公布的人选。也就是说还有一些报名者可能在等待审核,或通过审核还没有来得及在网站上公布。未来陆续在官网公布的名单中会不会出现河南人还未可知。”一位知情人士称。

首都也许不必是庞大的城市,甚至也不必声名显赫。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学者提出迁都的设想,但这些听起来言之有理的说法,目前都只是美丽的假设。

面对报名费退还与否的问题,“火星一号”组织者称:
“那些报名者的报名费太少了,募集中任何剩下的款项,都将捐赠给致力于航空领域的组织。”

1949年后,新政权未采纳梁思成的“梁陈方案”,将行政中心放在城内,拆除城墙,拉开了北京无序发展的大幕。

争当“火星人”,河南人暂“没上船”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朱士光说,从历史上看,定都首先受宏观经济影响。以西安为例,虽然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时间最长的城市,但在唐代之后就没有成为大一统国家的都城,因为唐之后关中地区的经济发展日益式微,南方的长江中下游地区逐渐繁盛起来。其次是微观的地理条件,防御重点在不断变化,唐朝之后,外族对中原政权的威胁从西北转到东北、内蒙古高原,匈奴一蹶不振,契丹、女真等部族开始崛起。明朝朱棣从南京迁都北京,天子戍边,有效巩固了政权。另外,就是当权者的人脉资源,比如,明成祖朱棣是燕王,在北京的政治势力强大,在北京定都能有效巩固从侄子手中夺取的政权。

在这公布的25名报名者中,暂未发现河南籍的。不过,目前在官网公布的这25名报名者,并非全部报名交费的中国志愿者。

朱士光说,可惜1949年新政权建立之后未采纳梁思成的“梁陈方案”,将行政中心放在城内,拆除城墙,拉开了无序发展的大幕。北京本来是一个文化、教育中心,新中国成立后成为政治中心,修建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等都无可厚非;但是充满豪气的领袖却要将北京由一座消费型城市变成生产型城市,建设重工业基地,在石景山建钢铁厂,燕山建石化厂,门头沟开煤矿。后来,重工业虽然都逐渐迁出北京,但是“贪大求全”一直在主导着这个城市的发展。

“如果说‘火星一号’计划是骗局的话,它之所以能够获得追捧,在于迎合了人们的一种理想甚至虚幻的渴望和追求。”昨日,对于“火星一号”计划事件,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谷建全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曾经在新华社和广州市社科院任职的汤爱民,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中国迁都问题。去年,他在香港出版了《中国迁都论》一书,对中国的迁都问题进行了系统分析。汤爱民说,目前的迁都问题只是由一批民间学者在研究,尚未引起“上面”的重视,离未来付诸实施还很遥远。

杨诗朦:质疑的声音从一开始就没有间断,我也有些怀疑,但还是希望是真的。

汤爱民认为,现代国家的迁都大多是出于战略发展和利益平衡的需要,总结起来一般有六大因素:安全与军事因素,首都的防御的成本不能过高;政治与国家战略因素,1960年,巴西首都从里约热内卢迁都巴西利亚,是为了改变全国区域和经济严重失衡的局面;文化与民族心理因素,德国统一后定都柏林是因为柏林是东西德民众都认可的德国象征之一;地区与区域平衡因素,加拿大建都渥太华是为了在说法语的魁北克与其他英语省之间取得一种相对平衡;历史与旧都影响;自然地理也要考虑,比如不能在地震高发带上建都。伊朗提出迁都便是因为德黑兰地处于地震断裂带上。

对“火星计划”,谷建全的第一感觉是奇怪。“从长期而言,人类移居火星可能会实现,但目前有两个制约问题短时间难以突破。”谷建全说,“首先它与地球的距离在5570万公里~12000万公里,如果没有造出接近光速的运载工具,有生之年很难到达。其次是火星地表有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和强辐射性,志愿者即使到达也难以存活。”

“现代国家迁都的重要目的就是要解决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中国发展的盲点在西部,根本解决是迁都到中西部,而且成本还不高。建都中西部,也可以很好地解决西藏、新疆问题,可以提高民族凝聚力。”对于前段时间,谣传甚广的“新首都”信阳,汤爱民说,信阳有点缺陷,南面是大别山,北面是淮河,从风水的角度,北面有山,南边有水比较好。

对话

在理想主义者的设想中,未来的中国首都应该是怎样的?也许不必是庞大的城市,甚至也不必声名显赫。就像堪培拉根本没有考拉有名,悉尼总是被误以为是澳大利亚的首都,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像是个小城镇,而巴西利亚的知名度也远远不及里约热内卢。连美国的首都也不怎么起眼——华盛顿特区在美剧《纸牌屋》中只用1分25秒便交代完毕了,白宫、国会山、宾州大道、中央车站、东国会山路、二战纪念碑、格兰特纪念铜像……在建都不久,波特马克河边沿岸开始大力发展工商业,这遭到南方种植园主坚决反对,认为伟大的首都不应该被工商业利益操纵,这个意见被华盛顿采纳,工商业机构都迁往费城和纽约,华盛顿特区始终都是单一的政治中心。1791年由皮埃尔
朗方定下的城市格局也始终没有变化,权力的相互制衡让任何盲目扩展的冲动都受到有效的遏制。

“火星计划”迎合了对理想和虚幻的追求

在林语堂生活的时代,北京是座“宝石城”,有“金色和紫色及蓝色的王家屋顶”,有“蔚蓝色的天”、“美丽的月色”、“多雨的夏天”、“凉爽的秋天”、“干燥清朗的冬日”。现在这些丰富的色彩都已经统一为灰白和土黄,灰白是雾霾,土黄是沙尘暴,而干燥清朗则是空气净化设备制造的心理安慰。在人们讨论北京是否适合居住的时候,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迁都设想也不断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北京作为首都的历史使命是否已经完结?

针对上万中国人被骗10多万美元报名费一说,大河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汤爱民说自己曾经重点考察过湖北、河南、山西、四川、甘肃、重庆,也去了宜昌、襄阳、南阳、信阳、随州、汉中这样的中小城市。在他看来,由襄阳、荆州、荆门、宜昌四座城市相围而成的一片三角地带可为首选,《管子》中讲“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勿近旱而用水足,下勿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这一带处于鄂西高地上,有大山:大别山、巫山山脉;也有大河:长江、汉水,水源充足;人口并不密集,城市还没有被充分开发,可用的土地比较开阔,文化历史资源也比较丰富;处于东西、南北交汇之处,区位优势也比较好。

根据报名流程:报名者注册(免费)——交纳报名费(11美元)——在网上提交资料——等待审核——通过审核——在官网公布。

在理想主义者的设想中,未来的中国首都应该是怎样的?也许不必是庞大的城市,甚至也不必声名显赫。

昨晚,大河报记者独家连线“火星计划”组织方。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学者提出迁都的设想。但这些民间意见都没有下文。

“邮件注册的人多,交费的人很少。”“老李秘书”说,“比如这个群里,包括我在内,只有5个人交费报名成功。”

朱士光在西安生活,他的亲身的感受是:西安的雾霾也很严重。今年2月份,西安只有一天是适合市民健康出行的,雾霾天气占了22天。“如果北京因为空气污染要迁都,搬到西安那真是大可不必了。”其实中国八大古都——西安、北京、开封、郑州、洛阳、南京、杭州全都受困于PM2.5,连安阳都不能幸免。

昨日,大河报记者独家连线了已通过审核的火星一号的报名者杨诗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