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犯罪嫌疑人刘某林系某国有单位职工,课题组暂以《要情通报》形式

2020年5月20日 - 企业文化

地方官为何“怕”内参?

5旬男子酒后杀死女友奸尸后与尸体同床一夜

文_沈阳

2013年4月23日,赣州市区一出租屋内发现躺着一位中年妇女刘某,刘某身体变硬已经死亡,脖子部位有明显掐痕。5月12日,大江网记者获悉,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刘某林批准逮捕。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2012年10月,呼和浩特市建委收到假冒“全国思想政治工作委员会(中央)构建和谐社会课题组”的一份“要情通报”。

据查,犯罪嫌疑人刘某林系某国有单位职工,死者刘某系赣州市某银行职工,刘某林跟死者刘某系男女朋友关系。2012年11月,55岁的刘某林与48岁的刘某通过相亲交友网站相识,两人很快就建立了恋爱关系并开始在租住房同居,同居初期双方相处融洽。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某发现刘某林有抽烟、喝酒和赌博等不良嗜好,于是提出分手。

这份材料反映该市在建项目拖欠农民工巨额劳务费情况,并表示:“由于上述事宜涉及政策性强、社会影响面宽,且紧临十八大政治敏感期,课题组暂以《要情通报》形式,首发当地党委政府,且特别补发呼和浩特市建委,二十个工作日后,视情而定作为典型材料上报国家相关部门和领导参阅批示。”

2013年4月21日晚上,刘某林与刘某在出租房聊天时,刘某林怀疑刘某另有男人,两人随即发生激烈争吵。争吵后刘某林在客厅借酒消愁喝了2斤米酒,喝完酒进入卧室内想与刘某发生性关系遭到拒绝。刘某林冲动之下用手紧紧掐住刘某脖子直至其心跳停止,接着又乘着酒劲对死者刘某进行奸尸,随后与刘某尸体同床到天亮才逃离现场。

在经历了一番批示、联系、疑惑、求证……复杂而折腾的过程后,4月9日,一封全国思想政治工作科学专业委员会的澄清函才让呼和浩特市建委解脱。

公安机关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林,于4月24日在赣州市城郊结合部将刘某林抓获。蓝发生、邢朝亮、记者朱超报道

地方官员“怕”内参。他们“怕”什么?

内参能“通天”

当下,各种伤害普通民众权力和利益的案件,时有发生。普通民众大多“有冤无处申”。

然而,一旦与“内参”联系起来,对地方官来说,民众的维权案件,就有了那种内心隐隐作痛的压力感。无论曾经多么“趾高气扬”,一旦想着即将面对国家部委以及更上头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话题的“性质”对地方官员来说,就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因为在他们看来,到地方调研的那些“官员型学者”,以及形形色色的“内参”,就是这种能够“通天”的联系机制。

在过去三年,笔者在国家发改委主管的《改革内参》任执行主编时,对多份国家重大决策咨询性内部资料和“内参”文章总结整理后,发现除了《改革内参》个别文章外,不少内参资料都假设中央财政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种种决策建议也会本能地寄希望于两项因素:一是党政官员的道德素质之提高,二是建议中央加大财政投入。至于这两个建议是否能带来正面效果,这些决策咨询型文章几乎置之不理。

媒体人谌彦辉曾这样介绍我们的“内参”体系:“大陆官方新闻机构都有专为各级领导采写和编译国内外重要新闻的任务。这类新闻统称内部参考资料,简称内参,大都被定为国家秘密,有多种秘密等级,只供相应级别的官员阅读,为他们的决策提供参考。普通人没有机会阅读内参,一旦得到并透露给境外媒体或人士,就可能犯泄密罪而入狱。下级官员没有得到允许而获得或阅读了上级官员可以阅读的内参,也可能泄密。”

内参让呼和浩特官员寝食难安,正因为在他们眼中,内参能够“通天”,且“保密”。

过度阐述和过度解释

“内参”让地方官员心惊胆战到什么地步,笔者可从自己的工作经历来举个例子:当改革陷入困境的情况下,为了推动当地改革深入持续下去,好促进市场经济和经济的公平正义,我曾建议一地决策咨询委员会组织一个课题,在《改革内参》的“高层报告版”发表。没想到,当地官员经层层转答给我答复,怕中央领导看到“改革建议”后不满,还是不要发了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