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近日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这个煤场里到处是露天堆放的煤炭

2020年5月30日 - 主页

挤泡沫是

三天来,《经济半小时》持续关注了河北省新乐、唐山、三河等地的空气污染情况,通过节目反映了当地污染的原因及发展方式上遇到的困惑。节目播出后,各地迅速行动,积极整改。在有效控制污染的同时,也着力寻求转变发展方式,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群众就业谋求新出路。

近日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这个煤场里到处是露天堆放的煤炭。最好的救市

今天的半小时调查将进入第四站,河北张家口。张家口,一个文化历史名城,一个环保部赞赏有加的城市,可是当记者沿着110国道前行,却陆续发现了煤场、矿山、采石场到处烟尘漫天。村民们种果树种出的是黑苹果,种地长不出庄稼,环保部门就真的管不了吗?

“钱荒”在报道中被不断提及,在这场被称为中国银行业“历史最严重资金短缺”中,央行的态度也在悄悄改变。昨晚央行发布公告称,总体看,当前流动性总量并不短缺。为保持货币市场平稳运行,近日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

一、怀来:煤场旁村民14年活在黑暗世界里苹果长出“煤基因”

两年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在一次报告会中就表示,一场危机或许2013年七八月份在中国爆发。

从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沿110国道往东,一路上看到的几乎都是灰黑色。路是黑的,田地是灰的,就连本应翠绿的行道树,也是灰绿色的。几十家煤炭销售点就分布在公路两侧。

李佐军缘何有此预言?又有哪些观点支撑他的判断?解决危机的办法又有哪些?

记者赶到一个距离张家口市怀来县土木村大约2.5公里的土木煤炭市场,这里被称为中国十大煤炭市场之一。记者看到,这个煤场里到处是露天堆放的煤炭,没有任何覆盖遮挡,几台挖掘机正在煤炭上进行作业。每当有风刮过,就会有大量黑色的粉尘被风裹胁着腾空而起,散向在空气中。

从2011年开始,很多地方政府卖地已经大规模减少,是前几年的50%,甚至30%至40%。前几年都是开发商求着政府给地,最近开始流行政府问开发商,你什么时候来买我的地。

这里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个煤场每天都会筛煤,只要铲车一装煤,就会立刻扬起漫天的灰尘。

地方债危机出现

村民们告诉记者,眼下还是煤炭销售的淡季,大部分煤炭销售公司都处于半歇业的状态,污染的情况还不是最厉害的。如果赶上煤炭销售旺季,各家煤炭销售公司筛煤时产生的煤灰汇聚起来,能覆盖到整个村庄的上空,让人躲都没地方躲。

李佐军的有关2013年中国将爆发危机的演讲最近一周在网络中被频频转载。这是他在2011年9月27日应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邀请,所做的一场内部演讲。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灰尘最严重的季节其实是春天和冬天,九月份一过,煤炭销售的旺季到来,风一吹都连天都看不到。由于筛煤和装煤的车都是露天的,几米高的围墙也遮挡不了。

47岁的李佐军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1984年进入华中科技大学经济系,读了7年书,还做了1年老师。“两年前报告并没有经过我的审核就被发到了网上,有些观点并不准确。”

这位村民的家在奚家堡,村庄紧邻土木煤炭市场西分场,而东侧则为狼山京源煤炭市场。不论是春秋还是冬夏,无论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处在两个煤炭市场夹缝中的奚家堡村,始终都逃脱不了煤灰的覆盖。

但是,对于金融危机的预言,仍旧引发了众多网友们的评论。也有网友质疑,“经济危机不是在几年前就已经爆发了吗?”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污染已经持续了近14年,种出来的苹果都是黑色的,洗都洗不掉。

李佐军认为,此前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了中国的出口下降,经济增长下降。但是,中国人自己的危机还没有爆发,“那什么时候爆发呢?我认为是2013年。”

据记者调查,土木煤炭市场是1999年11月建成的,从那以后,黑,已经成了这里的基本色。不管是种地、吃饭、穿衣,到处都是煤黑,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大千世界本来的颜色。

支持李佐军做此判断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大块,一块是工商业税收,最近一段时间以及未来一两年,因为很多的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不太景气,地方政府的工商业税收要相应地减少;第二块收入来源是卖地收入。从2011年开始,很多地方政府卖地大规模减少,是前几年的50%,甚至30%至40%。前几年都是开发商求着政府给地,最近开始流行政府问开发商,你什么时候来买我的地。为什么?因为他们已经面临收支缺口的压力。

这几天虽然下过几场雨,灰尘已经比平时少了许多。但是当村民把我们带到她的家里时,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台上积聚的煤灰。村民告诉记者,即使每天都收拾,窗台和炕上还是都落满了灰尘。记者连续走了几家,但家家如此。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村民们很是无奈。

李佐军表示,天量的信贷投放,大规模的集中还款期到来与收入流不对称造成的巨大压力,钱来自于银行,银行的钱来自于企业和老百姓,这就是财政金融的系统性风险。

为了让记者看到从煤场刮过来的煤灰到底有多少,一位村民将记者带到了儿子结婚时的新房里。今年3月份儿子外出打工后,这间新房便一直闲置着,门窗也一直紧锁。然而仅仅3个多月,屋里各处还是落了厚厚的一层煤灰。这位村民告诉记者,只要风一刮,煤就全都过来了。因为孩子们都不在家,村民也不愿意打扫,因为一进到房间里就会喘得厉害。

老百姓只要一见面就谈房子,问房价是涨还是要跌?全民皆房地产。这说明什么?说明生病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他们自己的房子,屋里虽然每天打扫,但也仅仅是稍好一些。那些无孔不入的煤灰,依然遍布各个角落,无法阻挡。

房地产泡沫暗藏

大量的煤灰不仅影响了村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甚至还影响了村民们的收入。过去,奚家堡村村民们以种植苹果等经济作物为主,但如今却只能种些玉米。一位村民对记者说,别的作物都种不起来,只有玉米可以,有的作物即使种出来了还是没人要。

在李佐军看来,危机爆发的另一个是房地产泡沫破灭。“有实力的买房子,一个人买几十套。而买不起房的老百姓呢?他们只要一见面就谈房子,问房价是涨还是要跌?全民皆房地产。这说明什么?说明生病了。”

村民们无奈地说,因为整天被煤灰包围,苹果里已经长了煤的基因,种出来都是黑的,根本就洗不掉。而种玉米虽说能有些收入,但是却赶不上过去收入的一半。生活的拮据使大家不得不想办法到外面去谋生,村民们告诉记者,当地的有钱人都在外面买了房子搬走了。

李佐军说,高房价是收入再分配的一个机制和平台。有些老百姓一辈子攒点钱,想改善住房条件,高房价把祖宗三代积累的钱一扫而空,把中产阶级一下子打回原形,“那钱到哪里去了呢?到各级政府、银行、开发商那儿去了。”

当年盖煤场的时候,村民们曾表示过强烈的反对。这些年,村民们也多次找到乡里的领导和县里的环保局等部门,希望能够解决污染问题,然而时至今日,这个地方依然故我,毫无改观。

经济学家仲大军认为,中国的房产的确是形成泡沫了,现在我们不敢刺破这个泡沫,因为它连带着整个产业。应该深刻看到这个泡沫危机的存在,从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衡量一个房地产健康与否。

一位村民说,先前也有卫生、环保等部门来过,但也无所作为,甚至对记者说:别人都不怕污染,咋就你怕。

面对如脱缰野马般飞涨的房价,经济学家易宪容感认为,可以通过信贷跟经济杠杆来达到调控房价的目的。未来面临的困惑一定很大,如果能够将房地产调整以消费为主导,中国的经济就会平稳的持续发展,就能够把泡沫逐渐挤出来,把整个泡沫挤出来,可能面临的风险、面临的成本就可以降到最小。

一方面是村民们不断投诉,另一方面是持续近14年的污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记者查阅土木煤炭市场资料发现,这个市场为当地经济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截至2011年年底,该市场煤炭成交量达5312.64万吨,煤炭成交额达172.75亿元,上缴国家税费达32016.81万元。2007至2009年连续三年荣获“全国十大煤炭市场”称号。2012年,获得张家口市百强企业第五名。有着如此强大的市场地位,就不难理解,投诉的声音为什么会一直被忽略了。

李佐军认为,当前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问题、高房价问题、农民失地问题,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土地产权制度不明晰造成的。

不仅如此,对于土木煤炭市场所谓的污染补偿,村民们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未拿到过真钱。

股市信息不对称,掌握信息的那一方是挣钱的。掌握信息的上市公司、基金公司的高管等。至于那些不掌握信息的广大散户要挣钱是不正常的,不挣钱是正常的,80%至90%都是赔钱的。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曾经听说村里的每户居民可以得到一年几百块钱的污染费,但是钱最近都落到了大队的腰包,村民们一分钱都没拿到。

股市让财富重新分配

二、宣化:石料厂炸山漫天扬灰钢铁厂排烟遮天蔽日

“钱荒”的作用下,股市大跌,重新回到了“1”时代。

在以经济增长贡献论英雄的标准下,土木煤炭交易市场荣誉纷至沓来,生意蒸蒸日上。而这些好消息对当地村民来说却正好相反,因为那边生意越好,他们要承受的污染就越严重。记者发现,在张家口的宣化县,这样的污染其实并不是最严重的。

“从全球股市排行榜来看,我们是最低。”仲大军认为,根据企业上市公司的效益来分析就能看出,别看国外的经济增速低,但是企业效益好,中国的很多企业是打工仔,简单的加工企业。比较缺乏高科技,高科技核心,这种差别在很大程度会表现在股市上。

离开怀来县,记者沿110国道继续北上,来到张家口市宣化县马家窑村。在与刘家窑村交界的地方,聚集了4家石料厂。这几家石料厂与村子的北面的选矿厂,成了当地村民的心病。每当遇到有风的天气,整个村子就会被漫天的粉尘所笼罩。当地的村民为了挡住灰尘,即使在夏天也会把自家的窗户用窗帘包得严严实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