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黑客曾入侵孙维和其他同学的邮箱获,潜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剑峰初步认定为心源性猝死

2020年2月3日 - 企业文化

南都讯
记者5月2日从安徽省潜山县获悉,潜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剑峰初步认定为心源性猝死。潜山县为此发布了王剑峰猝死前后的相关情况。

贝志诚:黑客曾入侵孙维和其他同学的邮箱获“发帖指南”

通报称,王剑峰,生前系潜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2013年4月30日晚,王剑峰与朋友用餐后回到家中,稍事休息后,像往常一样更换衣服,20时30分左右,前往县城西河大坝步行锻炼。22时45分,县120急救中心接到求救电话,称西河边护坡草坪上有人晕倒不省人事,待医护人员赶到,发现人已死亡。同时,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三中队民警和潜山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干警也先后接警赶到,确认死者系王剑峰。

朱令,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92级学生,1994年末开始突发怪病,1995年4月28日被确诊为剧毒物铊中毒,各方确信是被人投毒,警方曾立案调查,但至今无果。一位与朱令同宿舍的同学孙维,曾是警方调查的嫌疑人,后被警方解除嫌疑,但至今仍被许多网友所疑。

通报称,王剑峰有较为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史,曾于2008年12月18日早晨上班途中突然晕倒摔伤,被人及时发现,送县医院抢救脱险。后经省安医二附院冠脉CT检查,冠脉血管呈串珠状改变,按医嘱服药治疗。据其妻子回忆,近期经常头晕、胸闷,血压升高。依据现存病历资料,结合法医现场勘察情况及其既往病史,县医院专家认为其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帮助救助朱令的中学同学贝志诚近日透露,有一名黑客曾入侵孙维和其他同学的邮箱,获得孙维指导几名同学支持她澄清嫌疑声明的“发帖指南”等资料。而早在2006年,即有匿名博客公布了一些孙维与同学的往来邮件。此事在当年的互联网论坛中一度轰动,并成为持续很长时间的热点事件。

黑客曾入侵孙维和其他同学的邮箱获,潜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剑峰初步认定为心源性猝死。通报称,4月30日晚,王剑峰和外地朋友在小饭馆就餐,因身体原因,王剑峰已戒烟酒多年,当晚仅象征性举杯,基本未饮酒,这在公安干警和医护人员勘察现场时,其呕吐物气味也得以证实。据调查,当晚没有任何组织要求其安排接待,他本人也未通知行政科安排晚餐。

南都记者昨日独家专访了这名黑客。他表示,媒体时隔七年又开始关注此事,其不知能否为推动此案早日真相大白尽些绵薄之力。以下是根据采访邮件整理的南都记者与这名黑客的对话,他自称“追铊”。

据《新安晚报》

1

(原标题:饭局后死亡官员最后晚餐未饮酒)

谈动机 偶然知道清华朱令铊中毒案

南都:你是怎么知道朱令被投毒致残这个案子的,你关注朱令多长时间了?

“追铊”:2005年底在网上偶然看到《孙维申明》,才知道有这样一桩历史奇案。自2005年以来,我一直从未中断关注,期望早日真相大白,还朱令和其父母一个公道。

南都:方便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追铊”:很普通,路人甲。

南都: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参与到朱令这件事情中去的?

“追铊”:没有什么决定、不决定的,好奇———关注——— 寻觅,一切顺其自然。

南都:为什么选择用黑客这种方式,是因为工作还是其他的原因,有没有想过用其他的方式来推动?

“追铊”:黑客是别人叫的。如果我有机会接近高层,一定会从上向下推动。

南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选择现在站出来面对媒体?

“追铊”:2005年的时候,大家话语权有限,很难进行能量的聚集。

现在不同了,有不少陈年往事都通过民间的推动得到响应,希望这件事也能引起关注,推动案件调查重启。

2

谈经过“顾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南都:你是如何获得孙维他们邮件往来资料的,有没有过法律方面的顾虑?

“追铊”:获取邮件其实并不是太难的事,凡事都有利弊,顾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南都:你获得了哪些方面的资料,有多少,能证明他们的真实性吗?

“追铊”:很多,都是真的。我可以发给你们参考和鉴别。

南都:获得这些资料后,你是如何处置的,有没有交给过警方?

“追铊”:有个叫贝志诚的,我仔细观察了他,认为他能起到推动作用,就发了一些给他,包括网上传的《回帖纲要》。当时我对办案不了解,就算想给警方也不知道该怎么给,所以最终没有给。

南都:你会不会公布这些资料?

“追铊”:有些资料我认为有公布的价值,比如《孙维声明》的初稿和二稿等,和网上最终发出来的内容还是有不少区别,可以让语言专家和心理专家来分析。

南都:根据你的了解,孙维家和朱令家是否如网上所说都有高干背景?

“追铊”:孙家是有,在几份文档里都有明确表述。朱家只能说有渠道触及高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