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被要求搬迁的是直溪镇坞家、直里、直溪三个行政村的部分自然村,工作压力大

2020年2月8日 - 企业文化

金坛数百居民房屋被拆 安置房至今未建

工作压力大,身体在透支……身心俱疲的你,是否曾感到自己入错了行?统计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亡的人数达60万人,越来越多的都市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

在2010年六月国土资源部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在农民住房拆迁补偿安置中,相关部门应该严格履行程序,做到先安置后拆迁。今年五月,常州金坛市直溪镇开展自然村搬迁工程,目前,800多户涉及居民中有700多户居民已经搬出自己的老房子,开始在外过渡的生活,但令人惊讶的是,答应给村民们的安置房至今都没进入建设招投标阶段,村民何时能住进新家更是不得而知。

下面这些行业以及案例不能涵盖所有,例举的目的也并非哗众取宠。只是为了给大家提个醒:工作无论多忙碌,也要给身体一个放松的时间。希望他或她们的不幸,不要继续在我们中间发生。

直溪镇三个自然村村民刚住进建好的安置房 现在又面临搬迁

Top1:高级审计师

直溪镇是金坛市的一个大镇,数百家工业企业落户于此。贾先生是直溪镇直里村的村民,他告诉记者,今年五月开始,直里村的村干部来到贾先生家做工作,要求他们搬迁。贾先生认为,征用村民的宅基地,相关部门应该按照规定进行“两公告一登记”,公示整体批准机关、文号、时间、用途、面积等,同时确定补偿、安置标准。但这一切,直溪镇政府都没有做:“开始的时候是直溪镇人民政府出了一个安置补偿通知,就让老百姓进行搬迁。我们一直要求直溪镇出示合法拆迁的手续,但是一直没有。就一个安置补偿通知,别的什么都没有。”

过劳指数:★★★★★★

贾先生说,被要求搬迁的是直溪镇坞家、直里、直溪三个行政村的部分自然村,涉及居民共八百多户。记着走访了这三个行政村的多个自然村时发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民房都已经被拆掉,原来的村落已经变成一片废墟。部分村民两三年前就搬迁过一次,刚住进统一建好的安置房,现在又面临搬迁。

代表人物:潘洁

记者:“这个房子也很新啊?”

大家对潘洁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是的,潘洁生前就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5岁便香消玉殒。

村民赵先生:“刚建好的,才一年时间。”

25岁的普华永道上海办事处初级审计员潘洁因病毒性脑膜炎永远的离开这个她无限眷恋的世界。由于潘洁在过世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加班熬夜出差连轴转,引发了网友们”是工作逼死潘洁”的猜想。

记者:“又要拆?”

潘洁就在微博中不止一次透露自己”很累””很疲惫””工作很多”。

村民赵先生:“嗯。又要拆。”

在会计事务所中,潘洁的”玩命工作”并不是个案。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不少员工都承认,外企的”光环”效应、高薪和比较吸引人的职业发展路径是他们来此工作的主要原因。行业内竞争激烈,大家都来自名校,平时工作很卖力。年轻人熬夜是家常便饭。长期如此,健康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

记者:“这是为什么呢?”

Top2:IT业从业者

被要求搬迁的是直溪镇坞家、直里、直溪三个行政村的部分自然村,工作压力大。村民赵先生:“搞不清为什么。”

过劳指数:★★★★★☆

村民刘先生说,在搬迁期间,经常有不明身份的人在村里活动。刘先生还提供了一张拆迁公司遗落下来的不愿搬迁的居民信息表,不仅有居民的基本信息,有的居民甚至还有“弱点”一栏。

代表人物:林海韬

政府口头承诺18个月向居民提供安置房 但现在完全没有动工迹象

2011年11月23日报道,年仅25岁的百度技术研发人员林海韬因心脏衰竭而亡。近年来,陆续有多名IT业界高管、员工发生猝死,网友在表示遗憾惋惜的同时,感慨IT业是否已成为猝死高发的重灾区。江民科技创始人王江民,59岁时便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不得不说心脏病只是诱因,真正的原因还是在电脑前面操劳过度,也属于过劳死。

在直溪镇振兴南路东侧的安置地块里,杂草已经长到半人多高。村民们说,这一地块已经闲置多年,政府口头承诺18个月向搬迁居民提供安置房,但是到现在却完全没有动工的迹象,村民们对18个月的承诺有些怀疑:“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让我们搬房子了。西城雅苑还没有建。你看,就是这个地方,都没建。大概就是这个位置。还没拆迁完呢。建的位置都没拆迁完。”

而普通的IT员工的工作量就更为惊人,工作强度大,每天早上9点开始打开电脑,经常为了赶项目加班到次日凌晨,无论是对心脏还是腰椎,都造成了极大的负荷,长此以往,身体会越来越差。

记者仔细查阅了直溪镇政府印发的《新农村建设村庄规划搬迁补偿安置方案》,该方案虽然写明了安置房的地点,但是并没有说明安置房何时能够交付。部分已签字村民的安置协议上,注明了补偿金总额、安置房面积等信息,还注明被搬迁人若退出选房,要缴纳违约金等条款,但同样没有关于房屋何时交付、过渡费如何结算、过渡期期限等条款,对搬迁人的义务和违约责任等一概缺失。

医学专家表示,压力大、工作过度繁忙的IT一族心源性猝死发生病例近年来有人数增加、年龄下移趋势。

陈副镇长表示招投标工作何时开始需要根据程序来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助理研究员刘漪曾对92个过劳死案例进行分析,发现近年来”过劳死”发病率直线上升、男性人群居多。IT行业”过劳死”年龄最低,平均只有37.9岁。IT行业人士分析,频繁更新是整个IT业的主旋律,这就造成节奏快、压力大的行业环境。

对此,搬迁实施单位直溪镇人民政府如何解释?记者采访了分管该项工作的直溪镇副镇长陈锁平。陈副镇长首先纠正了记者“拆迁”的说法,并表示,一切搬迁都建立村民自愿的前提下。陈副镇长说,这次搬迁涉及的自然村都在规划中的直溪镇工业集中区里。本着省委提出的“农村三集中”原则,将土地集中利用,居民们集中居住。当记者追问,工业集中区正式的规划批文有没有下发,陈副镇长说,虽然正式批文没下来,但可以说通过了。

Top3:外企500强精英

记者:“规划有没有通过?”

过劳指数:★★★★★☆

陈副镇长:“通过了通过了。可以说通过了。”

代表人物:杨迈

记者:“可以说通过了?”

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连续忙碌几个星期后,去健身房健身,突然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享年54岁。

陈副镇长:“对。”

外企向来以工作高效率著称,而光鲜亮丽的外企精英们更是拿多少钱就有多大的工作量,像杨迈这种连轴转工作在外企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人的机体已经在超负荷运转,如果不及时休整,身体会很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

记者:“正式的文有没有下来呢?”

Top4:工厂工人

陈副镇长:“现在还没有。现在等他发文。”

过劳指数:★★★★★☆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规划没通过的情况下,就先把老百姓搬迁走了?”

代表人物:富士康工人

陈副镇长:“是自愿搬迁!”

各大知名公司过劳死的新闻这两年层出不穷,25天加班66个小时,2011年深圳富士康工人洗澡时猝死的新闻也曾轰动一时。据悉,富士康工人陈龙每周的加班时间已远远超过了劳动法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的规定。陈家人认为,”他是在长期的慢性疲劳中累死的。

陈副镇长还表示,安置房地点已经确定,部分村民也开始了选房。那安置房何时能够交付呢?陈副镇长面对这个问题显得理直气壮,他表示,金坛市大于50万元的政府工程都要经过市里招投标中心招标,目前为止,招投标工作尚未开始,何时能够开工都不知道,谈起交付有些言之过早。

各大公司为追求业绩使得职员与工人的健康问题日益受到社会关注。

记者:“招投标工作开始了吗?”

Top5:网编

陈副镇长:“没有。市里没开始。”

过劳指数:★★★★☆☆

记者:“市里没开始,我们就没开始。”

代表人物:搜狐年轻员工

陈副镇长:“对。”

2013年5月15日,一名就职于搜狐旗下一家游戏资讯网站的24岁员工在上班途中突发心脏疾病去世。

记者:“预计什么时候?”

连续多日加班,每天工作到凌晨,有时甚至通宵加班,近来网站主编、编辑过劳死这样的新闻层出不穷,让人不由得对休息不规律、长期加班的工作状态提高警惕。

陈副镇长:“这个你问市里面。问他们,他们定的。包括我们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市里面定的。”

Top6:网店店主

记者:“就是说现在什么时候不知道?”

过劳指数:★★★★☆☆

陈副镇长:“具体时间……这个肯定要根据程序的。”

代表人物:淘宝店主@艾珺Aj

“如果永远不天黑就能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青春走得慢些。”淘宝店主@艾珺Aj曾说。她在睡梦中去世,年仅24岁。她的小店经营得很努力,在网购圈颇有名。时常会忙于进货上架,连续通宵熬夜。曾经是中小创业者福音的淘宝网,突然提高门槛,那些竞争力不足的商家经不起这样的变动,提高的技术费用成了压垮网店生存的”巨石”,生存难题骤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Top7:公关公司职员

过劳指数:★★★☆☆☆

代表人物:奥美员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