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不仅在自己部门组织评审的课题中承接课题,但认定何国骥犯滥用职权罪证据不足

2020年2月8日 - 主页

2010年9月至2011年9月,何国骥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利用其负责对越秀工商分局辖区内商场进行工商管理的职务便利,先后两次收受金宝商场管理方广州市金耀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区俊宁给予的贿赂款人民币5000元。

图片 1
2010年,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袁振国获得了当年的“1”字号国家重点课题。记者叶铁桥制图

原越秀区工商分局副局长何国骥因收受5000元贿赂,一审被判犯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处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何国骥不服上诉,日前二审判决维持了受贿罪的认定,以“证据不足”撤销了一审法院对滥用职权罪的认定,对何国骥免于刑事处罚。

  举报人认为,这种做法,明显违背了《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一审法院认定,2012年8月3日,何国骥主动投案并如实交待其收受区俊宁给予人民币5000元的事实,是自首,但鉴于何国骥对收受贿赂款5000元的性质、情节的认罪态度较差,酌情从重处罚。何国骥不服提起上诉。广州中院认定何国骥犯受贿罪事实清楚;但认定何国骥犯滥用职权罪证据不足。何国骥主动向侦查机关交代其收受贿赂款的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何国骥受贿数额为5000元,并积极退赃。最终广州中院撤销一审判决中“滥用职权罪”部分,判决上诉人何国骥犯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记者陈万如
实习生江密 通讯员钟言

  举报人认为,这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甚至是一种变相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一审法院认定,2011年6月至11月,何国骥在担任越秀工商分局副局长,分管经检大队工作期间,在越秀工商分局经检大队查处广州玛索机械刀具有限公司涉嫌商业贿赂一案过程中,何国骥接受中间人杨杰彬的请托,滥用职权阻止案件经办人员继续深入调查该公司涉嫌商业贿赂的事实,指示经办人员只认定极少的商业贿赂数额并结案,给国家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

  负责主持和组织课题评审的机构,其负责人自己在其中承接和申报课题,这种做法是否合适?

  2009年,曾天山的名字又出现在当年度的立项课题名单中,这次获得的是一项国家一般课题,名称为“我国教育科研成果影响力研究”,课题批准号是“BFA090019”。

  2006年,袁振国再次获得一项国家重点课题,课题名称为“和谐社会视野下的教育公平和效率问题研究”,课题批准号为“ZFA060001”,其工作单位显示为“教育部社会科学司”。

  “这完全没有顾及学术活动的基本规范,一边自己主持和组织课题评审,一边自己申报承接课题。这种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做法,损害了学术的公平正义。”举报人如此评价道。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此有过多次强调。2005年7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出台《工作人员公务活动八项规定》,再次要求“不准我委在编工作人员申请或者参加申请科学基金项目”。2007年2月,国务院通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该条例第三章第二十条明确规定:“基金管理机构工作人员不得申请或者参与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了近年来课题立项情况,发现确如举报人所言。以2011年度立项课题为例,一共有402项课题被立项,其中国家级重点课题8项,国家一般课题87项,国家青年课题72项,教育部重点课题144项,教育部青年专项课题91项。

  “与合作单位签订协议,获取利益,反过来又以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立项作为回报,此举是人为操作国家级课题的评审,明显不妥。”举报人这样表示。

  记者查证后发现,袁振国主持的这项课题批准号为“AFA010001”,其工作单位注明的是“华东师范大学”。在2000年担任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副司长前,袁振国在华东师范大学工作多年。

全规办多位负责人自己承接重点课题

  情况究竟如何?记者展开了调查求证。

未结题继续申报被指违反规定

  全规办官方网站显示,其主要职能,是负责制定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及课题指南、负责制定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管理办法、负责编制重点课题经费预算等。

  这项课题的成果曾被媒体广泛报道。2005年6月27日,《中国青年报》曾以“政策是造成教育差距拉大的主因”为题,整版报道了由袁振国主持的“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的案例研究”课题组研究成果。

全国课题评审内幕:全规办袁振国家属也获得国家课题

  第3款也规定:“必须能够真正承担和负责组织、指导课题的实施。不能从事实质性研究工作的,不得申请。”

  举报人还称,从2008年5月起,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先后与杭州下城、成都青羊、大连金州新区、深圳南山、宁波鄞州、重庆九龙坡等6个地区签订了合作协议,这6个地区成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记者查阅了2004年以来的全国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鉴定结题一览表,在2005年第二季度的鉴定结题一览表中找到了这项课题的结题证书编号,为“0071”。

  2009年1月通过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工作人员职业道德与行为规范》第三章第十一条甚至还规定:“工作人员不得申请或参加申请项目,正式在编人员在退休或调离2年内也不得申请或参加申请项目。”

  资料显示,袁振国在2005年又获得一项教育部重点课题,课题名称为“未来十五年我国重大教育问题的预测与对策研究”,课题批准号为“DGA050096”,其工作单位仍显示为“华东师范大学”。

  全规办负责人家属也获得了该办的国家课题,这尤其受到举报人的诟病。2009年,对不仅在自己部门组织评审的课题中承接课题,但认定何国骥犯滥用职权罪证据不足。外经贸大学英语学院教授窦卫霖获得了一项国家一般课题,标题为“教育公平的话语分析”,课题批准号为“BFA090016”。多名举报人证实,窦卫霖是袁振国的妻子。

  他表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需要知道消息来源和具体事实,我们见面需要有报社公函,谈话需要录音。如果你们同意我会让办公室安排”。

  然而,举报人说,全规办主任袁振国除2001年度立项的国家重点课题“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案例研究”通过了专家鉴定并结题外,其余的项目均未见结题。

  “挂个课题既有面子,还有经济利益。”举报人称,随着国家对社会科学研究不断加大支持力度,国家重点课题资助的经费不菲。在其提供的材料中,记者看到了一份《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课题组织申报工作的通知》,上面显示:“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重点课题资助标准为20~25万元、一般课题资助标准为12~15万元,青年基金课题资助标准为10~12万元;教育部重点课题平均为3万元、教育部青年专项课题平均为2万元。”有业内人士估算2011年度资助总额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

  对外经贸大学网站资料显示,窦卫霖是该校硕士生导师,跨文化交流学科带头人,主要讲授跨文化(商务)交际、商务英语专业课程以及大学英语课程,主要研究方向为:跨文化交际、跨文化商务沟通、政治话语与对外传播、语言与文化、商务英语语言及教学研究等,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20多篇。

  袁振国还说:“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完全是公开的,按照程序进行的,如果这个过程当中涉及到我有不符合规程什么的问题,那就不是你来采访我的问题……你没有权限来采访我个人的问题。”

  举报人称,按照双方的合作协议,实验区每年给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提供支持,作为回报,这些实验区均可获得国家课题。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明确规定工作人员不得申请项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